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1

客人

很多年前,还是在学校当WarmHeart板务的时候。一次去福利院,听有小朋友称呼“客人”,还是识得那个小朋友的。只是过了多年,早己记不得了名字。当日回了学校,“家园手记”中诸多抱怨,亦是心存芥蒂许久。纳闷,每周六都去,且每次都想着努力做些什么,怎就成了“客人”。。。
后来,终是明白。每次去,其实什么都没能为他们做,反倒添了许多的麻烦。依旧记得,很多年前一次偶然遇见福利院的冯院长。她高兴的对我们说,“你看,你们来了,孩子多开心,个个乐的!” 不知怎得,在那很久之后,却会时常想这话。当板务的日子,始终迷茫去福利院究竟做了什么,意义何在。离任很久,想起冯院长的那话,却是不禁想笑。怎就非要去追寻那什么所谓答案,孩子们快乐了!

报名第一次参加了公司组织的SRDC Charity Club Q3 program,跟众人去了徐汇区的阳光家园。昨日提前开了小会,每人都发了乐扣乐扣的瓷杯,一件AMD volunteer的马甲,又通知今日中午会有专车送了过去。到了,又有所谓专职的vendor接待,全程陪同。不禁怀念起许多年前,校钟旁,一人一车的光景。
阳光家园的孩子,说是智力有些问题。却是被他们教授剪纸,让他们陪了打乒乓,跟了他们学所谓正宗馄饨的包法。负责人说,那些孩子已是接待过了诸多重要人物。听了,不禁好奇,我们又算是了什么级别?剪纸,乒乓、包馄饨、看表演、互送礼物,俨然一副精心组织的模样。不知怎的,却是嗅出了太多形式化的味道。
包馄饨时,与那里的阿姨闲聊。听她说及有个孩子知有活动,虽是病了,却也还是依旧坚持来了。听了这话,没有言语,却是隐约生了些许触动。一旁的同事听罢,随口说道,这边热闹呗。或许是了,或许也不尽然。有人前来,作为主人,自是要招呼周全。教剪纸也好,陪着打乒乓也罢,抑或是为我们表演节目。孩子都能在这其中找到自己的角色,些许几分像了幼时玩的过家家游戏。被需要的感觉,或许是了。如若能为他们带去这个,作了“客人”也罢。

PS,
路上问及公司的组织者,活动怎是quarterly,这么的久。回答说主要还是经费问题,亦告知单是今日的一次活动,付给中间第三方ventor的就是2500RMB,车费、送出的礼品亦还不在其中。听罢,不禁又怀念昔日学校每周六去福利院的活动。仅是一辆自行车即可。实在没有,找了人带去,也无妨。中午可在福利院吃中饭,3元/人,比之学校食堂都要便宜,更是好吃太多。
听vendor三言两语介绍了别的活动,见着有同事反应强烈。知道,其实亦会有许多人愿意做些义工的事情。听说,公司也鼓励,却是又有buget的问题。又听组织者说及了什么发票、慈善退税之类的事情,着实搞不清楚。只是知道,有人想要出门做客,亦有人欢迎有客来访,却是其中道阻且长,多难如愿。无奈,世事多半就是会了这样。

婚礼

Leo与Mickey的婚礼终是办完,给他们的婚礼也终是送了出去。
Apple官网挂出Steve Jobs离开的那日,在Apple Store上为他们订了个白色的iTouch。特意要求刻下了两行字:

Leo & Mickey
two souls, one heart

告诉L&M,买这iTouch,其实只是为了这两行的字。

昔日,同一实验室的nigo,接连三番的询问自己要送Leo与Mickey多少的红包。告诉他,自己看了就好,还告诉他们上海行情好似就是1千。却是不行,一定要问出个究竟,说要同自己送的一样。这怎是能了一样?他与iry乃是两人,我只一人。更是与L&M的关系,我们又岂是同样?

在母亲买得大大红包里塞进一千元的现金,十一后公司里见着,也就直接就拿给了Leo。Leo说,有了iTouch就不要红包了。却是执意坚持,对了他说:

结婚,一辈子就是一次的事。想要再多,也是没有可能。

当下的时代,对了别人,这话断然不敢说出。而他们,不知怎的,却满是自信。

前日,SRDC五周年庆的饭桌上,说及他们在一起的时间。算算,转眼竟已是快要七年。七年,两人无论是学校、实习、工作,竟都在了一起,想来真觉了像是奇迹。
记了,许多年前,请Rita帮忙,陪了实验室众人夜游外滩。告诉她说,无论学校还是实习,L&M一直都在一起。当日,却听她随口说道,换了是她,一定受不了。如今L&M终是彼此带上婚戒,突然很想听听,这多年之后,她会是否会转而羡慕。

婚礼

Leo与Mickey的婚礼终是办完,给他们的婚礼也终是送了出去。
Apple官网挂出Steve Jobs离开的那日,在Apple Store上为他们订了个白色的iTouch。特意要求刻下了两行字:

Leo & Mickey
two souls, one heart

告诉L&M,买这iTouch,其实只是为了这两行的字。

昔日,同一实验室的nigo,接连三番的询问自己要送Leo与Mickey多少的红包。告诉他,自己看了就好,还告诉他们上海行情好似就是1千。却是不行,一定要问出个究竟,说要同自己送的一样。这怎是能了一样?他与iry乃是两人,我只一人。更是与L&M的关系,我们又岂是同样?

在母亲买得大大红包里塞进一千元的现金,十一后公司里见着,也就直接就拿给了Leo。Leo说,有了iTouch就不要红包了。却是执意坚持,对了他说:

结婚,一辈子就是一次的事。想要再多,也是没有可能。

当下的时代,对了别人,这话断然不敢说出。而他们,不知怎的,却满是自信。

前日,SRDC五周年庆的饭桌上,说及他们在一起的时间。算算,转眼竟已是快要七年。七年,两人无论是学校、实习、工作,竟都在了一起,想来真觉了像是奇迹。
记了,许多年前,请Rita帮忙,陪了实验室众人夜游外滩。告诉她说,无论学校还是实习,L&M一直都在一起。当日,却听她随口说道,换了是她,一定受不了。如今L&M终是彼此带上婚戒,突然很想听听,这多年之后,她会是否会转而羡慕。

挑人

一、两月前,老板说自己软件方面强些,让想想,帮着出5道此类的笔试题。听了受宠若惊,周末加班加点,费尽心思折腾了5道题目出来。发给老板不久,就收到了HR的邮件,说我们team是最早交笔试题。见了,心中暗喜。

今日,老板竟又让帮他筛些笔试简历。让筛选的职位,两个地方,各是只剩下10余人没有处理。一个个的看过,要么“Pass”, 要么“Reject”,都要有个说法。这才知道并非全是HR来做这些。问老板该是什么样的通过比例,说40%~50%样子。于是,众人的简历摊开,挑来捡去。

说来也是讽刺,当日毕业时亦是投了现在公司的校园招聘。却是不幸的,直接简历被筛选掉了。实验室的师弟发短信问,该如何准备如今公司的笔试面试。只好很无奈的告诉他说,也是不知。可如今,竟是筛选起了别人的简历。。。每reject一个人,总先要简历看了又看,生怕一个不留神让别人重蹈了自己的覆辙。无奈,总是有人要被reject掉的。

晒简历的时候,见到一个之前被老板pending的小朋友。老板让也一并处理了,看了又看,终究还是reject了。给老板的理由是,本身的实力不是最最强,且曾参与的的项目也与我们的行业没有直接关系。亦是见着份女孩子的简历,学习很出色,拿了许多的奖学金,又是学生干部。翻来覆去,看了多遍,终因没有见着项目经验,reject了。心中惋惜不已,虽知即使多pass一人也无碍,却依然坚持那个结果。终究,还是挑人的,无论是什么。

挑人

一、两月前,老板说自己软件方面强些,让想想,帮着出5道此类的笔试题。听了受宠若惊,周末加班加点,费尽心思折腾了5道题目出来。发给老板不久,就收到了HR的邮件,说我们team是最早交笔试题。见了,心中暗喜。

今日,老板竟又让帮他筛些笔试简历。让筛选的职位,两个地方,各是只剩下10余人没有处理。一个个的看过,要么“Pass”, 要么“Reject”,都要有个说法。这才知道并非全是HR来做这些。问老板该是什么样的通过比例,说40%~50%样子。于是,众人的简历摊开,挑来捡去。

说来也是讽刺,当日毕业时亦是投了现在公司的校园招聘。却是不幸的,直接简历被筛选掉了。实验室的师弟发短信问,该如何准备如今公司的笔试面试。只好很无奈的告诉他说,也是不知。可如今,竟是筛选起了别人的简历。。。每reject一个人,总先要简历看了又看,生怕一个不留神让别人重蹈了自己的覆辙。无奈,总是有人要被reject掉的。

晒简历的时候,见到一个之前被老板pending的小朋友。老板让也一并处理了,看了又看,终究还是reject了。给老板的理由是,本身的实力不是最最强,且曾参与的的项目也与我们的行业没有直接关系。亦是见着份女孩子的简历,学习很出色,拿了许多的奖学金,又是学生干部。翻来覆去,看了多遍,终因没有见着项目经验,reject了。心中惋惜不已,虽知即使多pass一人也无碍,却依然坚持那个结果。终究,还是挑人的,无论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