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1

失控

下午不知怎的,突然情绪失控。回复的邮件里,又是一堆的红色,又是一堆的感叹号。原因无它,只是与别的team一起合作的事情。

本是那边负责,这边协助。近些日子那边换了人负责,只是会说还有XXX ERROR。帮着想尽办法fix,却只得到无用的回复。终了发现,最早的约定,之后的种种努力,竟是完全没有使用。那一刻,何等的恼怒。

即使我们这边的协助,也不是自己负责。只不过所做的事情多半都是自己最为熟悉,于是就成了support的support。

虽是实则与己无关,却也知道没有旁人更加清楚,于是也花尽心思帮着一起努力。可到头来,竟成了这般下场。

为此,老板打来了电话多次劝诫,回答的语气都是激愤。亦是在与自己老板、对方老板一起的电话里,依旧慷慨激昂,义愤填膺的模样。

一起合作的人,要么是了MTS,要么也是了稍次的Senior,唯独自己一个title最次的Engineer 2,却是从未顾及许多。

是非对错也好,为人处事优劣也罢。只知已是用心做事,旁人要作何想法,只能随了他。

晚间,team一起出去吃饭,所谓年末的散伙饭。

午后,老板发了晚间吃饭的投票。那时,正是情绪失控不久的光景。暗自犹豫,是否还要一起去了,着实有些郁闷。终了,还是投了yes。

一路上,席间,与众人却也依旧说笑,好似下午的不快全然不曾发生。

不知是否真的日渐长成,已是懂得将了凡事彼此做了隔离。纵然此刻停下闲坐,心中依旧不快。

明日就是了这一年的最后一日,昨日便已请成了年假。

午间吃饭,老板路过,随意闲聊几句。问明日要做了什么,我说在家歇着。老板玩笑说,怎么不是去相亲呢。我说相什么亲啊,没空。

换了工作,半年。真的忙碌,也着实没了再想别的闲情逸致。只是一门心思想了,能早些把自己份内的事情熟悉,入了门。

知道多半时候,都是在意的事情出了问题,你才会生出波澜。想来今日,或许也是多少有几分相似的缘由。

想来一直或许都是对了自己太过苛刻,终究会有无法承受,需要爆发的时候。或许该是好好休息,明日起的三日假期,也许正是时候。

第一日的年假

换了工作,几近半年。一月一日的年假,四日可留待明年,两日却是月底即要作废。

母亲说胃一直不舒服,索性就说请了假,陪母亲去医院看看。

医院里,母亲做了个呼气试验,说是阳性,让先吃上两周的杀菌药。若是不好,再去做了胃镜。

一直都不喜进医院。挂了号候诊,多半心怀忐忑,生怕一会儿会查出个什么来。其它怎样都好,只是生病,着实让人不悦。

午饭后,倒头睡去,一如近些个的周末。平日晚间,总是不觉间就已到了夜半,如今终是学了该在周末补觉。

醒来,开了电脑,继续折腾。没了公司的电话,只是与人邮件飞来飞去。

新写了三份邮件“追杀”北美的小朋友,却是赶上他们圣诞假期,不知要到了何时才能会有回复。

不觉间,又是到了这个时间。

这就是了第一日的年假,虽是还不曾提交申请。而剩下的一日,自是该留于年末最后一日。至于留于明年的,就等明年再想好了。

真实生活的回复

翻看邮箱,意外见着大学WarmHeart所结识mm姐的邮件。

邮件中说了些生活的无奈,亦说读了自己的blog,想要像自己那样,“真实,真实的做事,真实的想事情,真实的面对自己。” ,问该要如何。

见了这样的评价,很是高兴,却也心生惶恐。一直都不曾觉了自己做得很好,要让就此作答,真是不知该能说些什么。

好在mm姐的邮件末尾,说写下那些文字,已是觉了心中舒畅许多。知道其实mm姐只是需要个倾诉的地方罢了,然而谁又不是?

邮件也好,blog也罢,这便是了文字的妙处,这亦是多年来一直断断续续来写这blog的缘由。

给mm姐回了邮件,虽是迟了很久,虽也更多只是自我独白。写了许久,断断续续的,不知该要如何继续。

终是完成,姑且也是留于此处。

Hi mm姐,

很意外收到这封邮件,然而读过,许久都不知该要如何回复。

或许,好些方面我们都是相似。

我们的确该要努力将事做好,因为那样可以获得内心的满足。即使忙碌,或许也是快乐。

我不知道是否该要驳斥你的“要求口碑”,觉了那个太有商业味道,但是我知道每个人都有不同。

我只知道自己不过渺小的普通人罢了,做不来大事,因而不会刻意营造抑或维护所谓“口碑”,也就不会为其所累。

不知mm姐是否还曾记得,许多年前,我曾同你提及叶沙“不争”的理论。努力做到了最好,也就无需争了。而这努力只是来于自己的意愿,与旁人无关。

然而,我也知道生活着实太过复杂,绝非所能左右。

每日,我也忙碌不止,亦是碌碌无为的不见收效。停下,多半迷茫,满是彷徨,不知生活究竟该是了什么模样。

告诉自己,好些事情其实可以说“不”,好些时候亦是可以放弃。

见过好些同事辞职回了家乡,抑或转去他行。终是知道,工作其实亦算不得什么。

周遭许多背井离乡、远离家人独处的人,虽是不易,却也安好。也是明白,其实亦可离开,倘若真是想要。

想起很多年前,mm姐曾是说及你那大学同学,独自在外流浪多年。其实那又怎是不可?一切只是,究竟能够放下多少?

已不知都写下了些什么,或许早已离题甚远,只因我也有太多的困惑和迷茫。

姑且如此回复,末了,merry christmas~

purlvin

80后中年人

前日意外接到wenjia从大老远米国打来的电话,事情说完,闲聊几句。听他随口说道,我们都已是“80后的中年人”,着实一惊,随即连笑不止。末了,又听他关照,少熬夜,保重身体,保重头发。听罢,不由会心的笑。

上周与mar开电话会,说及之后两周的计划。突然听他说,“I won’t strat it until next year.” 。不由一愣,“啊”了出声。mar笑着解释,最近两周有别的要忙。这才想起又是到了年末,一年又已然过完。日子就是这般匆匆,奔三也好,中年也罢,真的都已在了眼前,只是不愿去想罢了。

昨晚早先科室同事打来电话问辞职的事情。于是问她怎是想了也要出来,在那里已是工作了多年,又是女孩子,不该很是适合才对。她说,觉了那里太过压抑,并且其实也并非真得很是轻松。与她说了许多,外面世界的不同。末了告诉她说,倘若真是决定离开,那就别再多想,出来就好。说这话时,已分不清有几分说予她听,又有几分说予自己。

听她感叹,这就是条不归路。一如当日离开时,告别信中写下,“知道一旦离开,就已决计没法回头”。想起去年此时,尚且在了那里踌躇满志,如今竟已成了追忆的往事。感慨之余,却无后悔抑或遗憾。不知是否真是随了年岁增加,早已忘记何为后悔。几近而立之人,自是该要珍视当下所有,为了未来努力。

夏花

不知怎的,突然想起了这个词来。

夏花。却是记不清最早从哪里看了来。或许是个故事,又或许不是。或许是个blog中的零星文字,或许也不是。

夏日里的花,该是绚烂短暂的吧。如果是个故事,多半会是伤感结局的爱情故事。如果是在blog里,那文字或许也该是飘了淡淡哀伤。

一日日过着,飞快的无从察觉。停下,惆怅立时泛上心头。

无悲无喜,没有憧憬,亦是不怀期望。自己的路上,一步步走着,周遭全然不知,亦是不问该要去向何方。

花开,自会落。

(desi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