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邀相见

昨日,昔日大学的同学zhu约了聚聚。大学多年,真正熟识的同学却是很少。zhu的说话做事,有时是会钻些牛角尖的,与己多是相像。或许这个缘故,走得算是近些。

也巧得很,难得出门,恰又遇上难得一日的阳光。与zhu从静安寺,闲步走去了上图。静安公园、安福、武康、湖南路,一路走来。安静的路,高大的树,透了历史的洋房。亦有暖暖的阳光,让人欢喜。

与zhu三言两语的说及往昔旧事,隐隐还有些印象,却又是那般的缥缈。zhu说似乎有不少早先大学的同学如今都在了上海,问可还有些联系。说出个人名来,告诉他没有。又说出一个,依旧同样的答案。同他说,没有人联系自己,亦是更加不会主动联系别人。

zhu问与昔日很是要好,此刻在了深圳的lu,可有电话联系。告诉他说,没有。只因lu不曾打来,所以也是不会主动打去。就是了这样的性子。人人上,时常会见到lu新写的文字,亦会见到其后连绵不绝的评论。望着那些陌生的名字,明白我们都是有了自己新的世界。彼此间还留有多少的交集,已不知,真是不知。

有时,是会觉了每个人能拥有的世界或许都是很小。小到你有了新的生活,认识了新的人,就不得不丢弃了那些昔日拥有的。

晚间是众亲戚的聚会,过年必有的一次。吃过,年就算是过完。席间,大表哥突然说了句,那个小姑娘已经结婚,对方有房有车,还说什么看不上眼。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说得是他曾给自己介绍的私家牙科诊所护士。明白了,他说的是什么,依旧默不作声。

若非表哥提及此事,或许已经忘记了那人。此刻想来,那个小姑娘该是第二次的相亲,亦算是遇上最漂亮的。在表哥的催促下,约了对方见面。不知是否真见不得漂亮姑娘,见面后滔滔不绝乱七八糟的讲了许多。之后,问她是否还要继续,她说还是做朋友的好。问她原因,说她自己是个肤浅的人,看中外表云云。

想想,似乎也就是一年前的事情吧。又想起这些,不禁有些伤感。对于那些要求房与车的姑娘,不曾有过任何偏见。就如昨日与zhu说起,人家想要追求更好的生活,没有什么不对。试想跟了什么都没有的人,穷极一身也只是为了这些奋斗,能有一个好的起点,怎又不好?这世上的事情,太多的,是没有对与错而言。

相过那小姑娘之后,父母张落下亦是相过些旁人。多半QQ上聊了些许,然后被告知要主动邀别人见面。见了,各种的原因,就都直接觉了不必再见。当然,这已是了后话。

晚间席上,另一表哥问应该不会出去外面玩的吧?告诉他,是的。于是他说自己没有半点爱好,不喝酒、不抽烟、不去酒吧,不去唱歌,怎是可以,该是要同别人出去玩玩的。不过想想,似乎最近倒是有了个自己口中的爱好,加班。

或许也是这个缘由,才是不愿邀人,邀了出来能做什么?抑或性子本就如此,又或日渐养成。无论怎样,已是不会主动邀人。无论男女,无论亲疏。见了,都不知如何言语,何苦?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