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2

Mind logger

写字,多半是了一时的多愁善感。

每日的忙碌,哪怕突生惆怅,也是不能静静坐下,哪怕留下只言片语。

坐于地铁上,听着豆瓣FM。闭了眼,倦怠的,不想动弹半分。思绪却是依旧不能停歇,伴了乐声,四处游走。

若能有个mind logger,如能让那稍纵即逝的思绪、情怀,尽数留于文字,该是多么美妙。

(desire)

Advertisements

友人约

午间突然收到zu短信,问晚间是否安排,一道晚饭。上周zu在人人说,这个周末聚聚,答复他说好的。到了周日依旧没有音讯,原是以为已被忘记。突然收到短信,虽是稍觉突兀,却也生出些许欢喜。过了近乎与世隔绝的日子,却也还是有人想起,怎能不生欣喜?

与zu相识,很是偶然。那年毕业前,离了学校,回家来找工作。在同济,与zu一同去面三一重工。zu学流体力学,自己则学电子,其实与那三一都是没有什么关系,却在面试间隙,闲聊数语,也就认识了。

zu学校在上海缘故,招聘信息也就见得多些,很义气的他将他们学校电子相关的招聘信息也转了不少给自己。虽说最终都尽数落空,却依旧很是感激。找工作的那些日子,再也没有遇上第二zu了。

毕业后,自己去航天的研究所,zu则去了核工院,算作同属体制内的。

与zu亦是多有相似,宅宅的性格,抑或不喜诸多繁杂的人际。然而,自己跑了,zu却是留下。

晚间,亦是听zu说及对于体制内诸多的不快。告诉他说,其实哪里都是一样,各有各的不好。或许当日没有离开,也是一样可以过活,并且也未必很差。

然而,事事就是了这样,谁人说得清楚对错,谁人又说得清楚之后会是了怎样。

不经意问及他与女友的近况,却是得知竟又分手。隐隐记了,几次问及他与女友,总是得了不同的消息。

第一次,尚且都未毕业。他与那时女友正是热恋,找工作时亦是想着要去了女友家的长沙。后来又见,已是毕业。告知说是分了,只因各奔了东西。

再后来,听他说及有同学又为他介绍了女友。今日再问,竟又是分了,说是处了些时日,觉得不怎合适。于是笑语,下次与他见时,定是该听到他又有新欢的消息。

zu说,他们组有一早他一年去的小朋友,之前亦是相亲无数,也都是觉了不合适。然而,去年突然顿悟,说是其实不就那么回事,怎么不都是过了。于是后一次的相亲也就成了,如今想是也差不多该要结婚。

或许,真的是了。女友也好,工作也罢。或许都是了一样,哪里有了那么多的合适不合适,怎的不就是了过了?

Not content

今日同北美开会,说及负责的fw dv时,听见了无数的“not content”。大惊,立时满头的大汗。却也不知为何,解释时,言语竟是依旧平静。

会后,独自坐着。一时,心中不禁泛起酸楚。何等的上心,却是换来了的如此评价。

转而想想,却也释然。负责的事情,结果差强人意,老板怎又可能不说话?纵有再多的理由,不好也就是了不好。

很是不愿去看web上failed test,只是怕见那满屏的红色smu_fw_xxx。

终是去翻看了几个fail log,方才觉察,竟是漏了个改动过的文件。如此的错误,又是还能说些什么?

(desire)

————————

这些本是整一周前,上周四,在手机上写下的,却是始终不曾传了上来。

说来,近些日子,折腾着清那些个test,也着实小忙。周末两日,竟都抱了电脑窝在床上干活,吃饭亦是不曾离开。

周六见着北美老板邮件,说让给他写每日的FW status。到了周一,team里都被要求开始写了daily status。

一周一次的汇报,都已是乏善可陈。一日一报,着实不快。

然而,细细想来,每日都是那么坐着。一晃,一日就以过去。再看做出些什么,不由是会觉了汗颜。

无奈,一日日依旧这般,重复,又重复。

间隔年

曾几何时才听说了“Gap year”,突然无比渴望。

如果,如果还曾年轻。如果,如果,如果依旧还有年轻般的憧憬。

或许真的是会去了追寻gap year,是的吧?

亲爱的伽利略先生,如果,如果。

请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