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友人约

午间突然收到zu短信,问晚间是否安排,一道晚饭。上周zu在人人说,这个周末聚聚,答复他说好的。到了周日依旧没有音讯,原是以为已被忘记。突然收到短信,虽是稍觉突兀,却也生出些许欢喜。过了近乎与世隔绝的日子,却也还是有人想起,怎能不生欣喜?

与zu相识,很是偶然。那年毕业前,离了学校,回家来找工作。在同济,与zu一同去面三一重工。zu学流体力学,自己则学电子,其实与那三一都是没有什么关系,却在面试间隙,闲聊数语,也就认识了。

zu学校在上海缘故,招聘信息也就见得多些,很义气的他将他们学校电子相关的招聘信息也转了不少给自己。虽说最终都尽数落空,却依旧很是感激。找工作的那些日子,再也没有遇上第二zu了。

毕业后,自己去航天的研究所,zu则去了核工院,算作同属体制内的。

与zu亦是多有相似,宅宅的性格,抑或不喜诸多繁杂的人际。然而,自己跑了,zu却是留下。

晚间,亦是听zu说及对于体制内诸多的不快。告诉他说,其实哪里都是一样,各有各的不好。或许当日没有离开,也是一样可以过活,并且也未必很差。

然而,事事就是了这样,谁人说得清楚对错,谁人又说得清楚之后会是了怎样。

不经意问及他与女友的近况,却是得知竟又分手。隐隐记了,几次问及他与女友,总是得了不同的消息。

第一次,尚且都未毕业。他与那时女友正是热恋,找工作时亦是想着要去了女友家的长沙。后来又见,已是毕业。告知说是分了,只因各奔了东西。

再后来,听他说及有同学又为他介绍了女友。今日再问,竟又是分了,说是处了些时日,觉得不怎合适。于是笑语,下次与他见时,定是该听到他又有新欢的消息。

zu说,他们组有一早他一年去的小朋友,之前亦是相亲无数,也都是觉了不合适。然而,去年突然顿悟,说是其实不就那么回事,怎么不都是过了。于是后一次的相亲也就成了,如今想是也差不多该要结婚。

或许,真的是了。女友也好,工作也罢。或许都是了一样,哪里有了那么多的合适不合适,怎的不就是了过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