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2

春野

豆瓣FM上不停点着下首的箭头,一直到了这首熟悉的“春野”,方才住手。舒缓的旋律,着实让人轻松。“春野”的标题,也恰是应景。是了,又到了春天。

晚上亦被问及是否有春游的打算,隐约觉察了些什么,却直接回绝,说是没有。又被问及,有什么想法抑或打算,又是回答得干脆,没有。说目前想到的,只有工作,没有半点的回转。真是不知,何以如此决绝。

 

一周前着实被相亲事逼得急了,终是鼓了勇气给昔日中学的同学发了私信,问她是否有男朋友,亦问是否可以take a try。得了答复,“近期不想谈朋友”。很想追问,是否其实不是时机,只是人不对罢了。如此念头,纠葛许久,终是放弃,只因怕了得到那个真实答案。终究只是个怯懦的人。

也是巧合,昨日竟又是她生日。见着另一中学同学微博上贴了她的照片出来,说是相亲照,让有意者私信联系。很想写了私信去问,是否是她本人的意愿,怎是一周前自己会得了那样答复。亦是反复思量,终也作罢。

记忆中有的,只是还在大学时一次中学聚会她唱过的那首“插着翅膀的女孩”,她曾喜欢玩需要智商的数独游戏,数年前中学同学聚会一起打羽毛球她蹦起接球的可爱模样,以及她在微博上不时会有让人眼前一亮的语言。然而,与她却是几乎从未有过言语,只是一直都觉了她该是了很可爱,很好的姑娘。对她的了解,近乎为零,便是她的生日也不曾知晓。而自己于她,或许该是同样,比之陌路之人未必会有太多差别。

想来这些,知道那份私信着实太过唐突,甚至该是好笑。如若换了自己,也定是会给个no的答案。

 

晚间,母亲特意来问今日与人见面的结果。告诉她说,见过了也就完了。母亲追问,究竟怎样,如若牵线的人问了,总要有个答复。

不知怎么,一时厌倦。厉声说,告诉别人说,自己不要找了。母亲说,人家也是好心。亦是知道,不知为何,于此已然着实生了反感。

同母亲说,不要再找了,打算自己一个人过了。言语大声,语气决绝。

于此,自己的笨拙,着实已经到了无药可救的地步。与其不断一次次的做徒劳尝试,不若留了些清净给自己。

春日的美好,无法与人分享,便是藏于自己心中也是好的。

Advertisements

sad

“sad, sad, i feel so sad.”
寒冷的站台上等候火车时,不知怎的。
止不住的,轻声念叨the doctor的这句话。
一遍,一遍。

(desire)

一日

一日,忙碌的,脑子已然近乎罢工。
上午折腾完了一人的事情,下午又是换作另一人的。
整日都是在被人找和找别人中度过。电话打进打出的,似乎一直都在不停的说着。

不知怎的,这两日似乎突然是有许多的人找上门来。熟识的,陌生的,一起合作的,抑或临时问个问题的。
忙碌着,没有片刻的空闲。
或许这样也是好的。没了时间去想别的事情,快乐的也好,悲伤的也罢。
明日一早出门,猜想也是不会有太多可以发呆的时间。也好,至少不会忧伤。

(deaire)

雨天,网球

这是一个雨天,即使不靠谱的天气预报也说对了。这也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再次挥动那只闲置的球拍。

蓄谋今日去参加公司tennis club的活动已是很久。半年,或许都是有了。一直未能付诸行动,或许只是没能找到可以合适的理由。

做事,始终都是这样的费劲。思前想后,都是要墨迹了许久。何时才能长进些许?

 

隔了这么久,击球已然生疏。或是高飞,或是连球也不曾碰到。

球场上,绝少去追偏了球。角度大些,也就放弃。如此的性子,在了何处都是一样。被动的,击出一拍、一拍。

不知怎的,心中没有欢喜,无论偶尔打出好球,抑或刻意的与陌生同伴说笑。

 

傍晚的天空,是见不到阳光的。阴沉的,终是飘下了雨滴。雨,终是越下越大了。于是,众人开始捡球,离开。

球拍握于手中,虽是短短。裹手胶却是斑驳的,径自落下了许多。是了,真的已然过了很久。

单身这事

单身这事,仿佛可以是个漩涡,怎样的人都是可以卷了进来。

早先,爸妈急了四处寻人也就罢了,街坊邻居给介绍介绍也是算了。如今可好,爸妈倒是不急了。知道急也没用,自己也就是了这副温腾水的德行。反倒是了母亲的同事,和那同事的朋友。热心的,要给自己介绍女朋友,不成不休。手机号、QQ号,一个相挂了。另一个的号码,立刻就又送了过来。更是径自打了电话给老妈,说是不知道自己乃是小硕,觉了早些介绍的对不住自己云云。让赶快当前联系的见个面,不行也就算了,她的手里还更好的。。。

听了母亲说了这些,一时哭笑不得。母亲说人家是热心肠。亦是知道,无奈,又是不好拒绝。像极Omega上与陌生人聊天,先是说“Hi”, 然后会被问“ASL?”,答了,然后就是断线。一次次的,如此与人邂逅,仿佛提前预定了的程序。倦了,却又能怎样?“人家也是热心肠”。是了,知道都是好心。却是生出念头,或许于己,如此与人相识定是不会有任何的结果。说不清,是否心里已然有了个影子,抑或对此早已绝望。

昨日回家,地铁上遇上了另一个team的manager sim,与他有过些许交道。路上闲聊,说及依旧单身。他亦是很关心,说前些日子去复旦的bbs上看过,还是有些不错的,让也去看看。听了,条件反射般的赶紧谢绝,仿佛如今亦是怕了别人来说这事。前些日子,与昔日搭档母亲介绍的小姑娘在QQ第一次聊天,她问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子。我说,不知道,也说不清。或许,心中是些许轮廓的,却又难以言表。像极读了一首词,觉了美妙,却又说不出究竟好了哪里。

上周日,team的fei群发邮件说下月中旬她要婚礼了,问有谁会去。回复她说,会去,不过要纸版请帖。同team的另一个fei见了,说是否羡慕,要拿了来收藏。下午,Jef帮着拿了来了fei的婚礼请帖。白色信封,白色的对开请柬。的确是很精致,很喜欢。开启,见了自己的名字,下面就是了新郎和新娘的名字。不识新郎的名字,亦是不识其人。想起别人说道结婚的种种不是,不知为何,却是觉了他该是会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