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春野

豆瓣FM上不停点着下首的箭头,一直到了这首熟悉的“春野”,方才住手。舒缓的旋律,着实让人轻松。“春野”的标题,也恰是应景。是了,又到了春天。

晚上亦被问及是否有春游的打算,隐约觉察了些什么,却直接回绝,说是没有。又被问及,有什么想法抑或打算,又是回答得干脆,没有。说目前想到的,只有工作,没有半点的回转。真是不知,何以如此决绝。

 

一周前着实被相亲事逼得急了,终是鼓了勇气给昔日中学的同学发了私信,问她是否有男朋友,亦问是否可以take a try。得了答复,“近期不想谈朋友”。很想追问,是否其实不是时机,只是人不对罢了。如此念头,纠葛许久,终是放弃,只因怕了得到那个真实答案。终究只是个怯懦的人。

也是巧合,昨日竟又是她生日。见着另一中学同学微博上贴了她的照片出来,说是相亲照,让有意者私信联系。很想写了私信去问,是否是她本人的意愿,怎是一周前自己会得了那样答复。亦是反复思量,终也作罢。

记忆中有的,只是还在大学时一次中学聚会她唱过的那首“插着翅膀的女孩”,她曾喜欢玩需要智商的数独游戏,数年前中学同学聚会一起打羽毛球她蹦起接球的可爱模样,以及她在微博上不时会有让人眼前一亮的语言。然而,与她却是几乎从未有过言语,只是一直都觉了她该是了很可爱,很好的姑娘。对她的了解,近乎为零,便是她的生日也不曾知晓。而自己于她,或许该是同样,比之陌路之人未必会有太多差别。

想来这些,知道那份私信着实太过唐突,甚至该是好笑。如若换了自己,也定是会给个no的答案。

 

晚间,母亲特意来问今日与人见面的结果。告诉她说,见过了也就完了。母亲追问,究竟怎样,如若牵线的人问了,总要有个答复。

不知怎么,一时厌倦。厉声说,告诉别人说,自己不要找了。母亲说,人家也是好心。亦是知道,不知为何,于此已然着实生了反感。

同母亲说,不要再找了,打算自己一个人过了。言语大声,语气决绝。

于此,自己的笨拙,着实已经到了无药可救的地步。与其不断一次次的做徒劳尝试,不若留了些清净给自己。

春日的美好,无法与人分享,便是藏于自己心中也是好的。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