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May 2012

凝结

下午的team building,坐于世纪公园湖中的小船上。小船向前行进着,仰望天空中的云,久久的,都不曾觉察移动半分。静静的,如此继续,世界仿佛可以真的就此凝结。

3 : 43

终是下了决心要留下些文字的时候,看了又看屏幕右上角的时间。3:43,一次又一次的,都是不曾改变。

这是个夜半。熬夜是会到了这个时间,醒来而又无眠则是近乎没有。昨日,本该忙着见人,却是尽数落空。得了空闲,无休无止的,恍恍惚惚看了整一日的电影。黄昏十分,头痛不已,想要睡会儿,又怎也不能入睡。终是入眠,醒来,竟是到了这样的时间。

日子,过得真是有些像了此刻的时间。异常的,却又是这么的自然。南汇买的房子,终是到了地产交易中心的步骤。给房东的钱,也是七拼八凑的基本有了着罗。期间与房东的周旋,与人借钱的意外,着实都已经历过了。交了定金,已是要买,母亲、父亲又是觉了其中种种的不是,诸多的懊悔、埋怨。唯有不住的安慰,”买了也就认了“。突然想起曾是读过的一篇文字,一女子写到她父亲的教诲,倘若真决定了要嫁于一人,那便是要认了,无怨无悔的守候,哪怕有了小三。

这段日子,不时会与母亲说及何时能将买房借的钱还清,母亲总是会说“如果身体好的话”。真是了这样,前些日子,母亲先是胃不舒服,医院看了数次,稍微好些便是松懈。不久,竟又胸口生出心绞痛来。心肺一一查过,皆无异常,而症状依旧。一时都不知该要再去查些什么,很是无奈。好在想起问了下同学的学医同学,说是多半是胃酸反流食道炎引起。再去医院看了消化科,配了药,吃过竟是稍稍缓解。至此,方才松了口气。着实担心母亲的身体,却也无奈。便是买这南汇的房子,亦是或多或少不想母亲四处奔波着看房。

再看时间,4:42,断断续续的,已是写了一个小时。写得很慢,留下的文字亦是很少,却是欢喜这样的过程。一点点的,梳理着记忆和情绪。总是要寻了时间,回头看看的,不是吗?

1:0

你会郁闷微博上@甚至是私信别人都是没有反应,你是否想到去看下那个你关注的人是否依旧还关注着你呢?

夜里初中同学的聚会上被问及是否有过初恋或是暗恋,我回答说,“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一个是了1:1,一个却是1:0”。“1”与“0”作比,那是无限大的结果。这世间的事情,又是那个比得过了无限大?

朋友可以一直很久很久都不没有只言片语,只要彼此心中依旧是有一席之地,哪怕深深的藏在一个角落。无论如何,这也毕竟是了1:1。然而,倘若有人已是将了对方抛弃,那便是了1:0。

突然觉了微博是如此有用,它是可以让你明白当下你世界里的那些个1:0。

当一日,终于觉察,在别人的世界,你由“1”成了“0”。而你,却是还依旧习惯性的继续跟随着他或她的生活。那一刻,该是何等的悲伤。

明白,时间是最最伟大的,可以冲淡了一切。于是,一个个的,将那些1:0变成0:0。含着伤感,却是没有半分的犹豫。世界本就是了这样。

昔日的人事

今日是了初中同学聚会的日子,午后6人的桌游,晚间9人的晚餐。说起许多昔日旧事,亦有许多似曾相识的名字。一闪而过的,似乎想起些什么,却又立时消逝不见。听众人的说笑,静静听着,亦跟了浅笑,多半时候却是了沉默。

好些的人是会忆起,好些的旧事亦是浮现。不时是会生出伤感,不作言语,只因不想让这伤感散布。亦是不愿说出,因为始终都是这样的性子,主动与人分享,决计没有可能。心中清楚,多半是难与人生出共鸣。或许便是连自己都不曾真正懂了自己,又是怎能期待别人懂的?

或许真的。有太多的人,与你曾是擦肩而过。而那之后,无论怎般的努力,却都像了背道相驰的轨道,再也不会有了交集。亦有太多的事,过去了的,就永远都只会停留在了那里。纵使怎样,也是不会改变半分。无奈的,随了时间沉淀着。

末了,众人要让自己做所谓“总结发言”,只因自己提议了这次的聚会。本是想说,到了去年恰是毕业10年云云,却是觉了太过伤感。思量再三,终是作罢。不知怎的,又是想起半年前参加xia婚礼时,司仪让新娘随便说几句时。新娘立时情绪激动,落泪言道:

我也不知该说什么,大家都吃好,喝好!

亦是随口说了:

大家都吃好、喝好了吧?那就散了吧!

言语粗糙,却是中了理的。昔日同学相聚,饭吃完,酒喝光,旧事也是说尽。日子总是要向前。往日的有些个人事,或许早已是了时候忘记。如烟火,散了,就只会愈加黯淡,终是会要消逝不见。

依旧孩子

母亲说胸口莫名是会疼痛,于是假期的前日,陪母亲去了医院。检查整个上午,也没能查出什么。于是预约了今日去做动态心电图,一早装上,要到了明日早晨方才结束。知道定是会有些问题的,却不知究竟会是了什么。

母亲说昨夜又是近乎一夜没怎么睡,问她原因,说不知怎得就是睡不着。知道母亲是有心事,多半是了自己老大不小却依旧孑然一身,母亲着急。听了中间的介绍人说,得给自己打扮打扮,于是前些日子闲下就是出门,四处去买衣服。又是觉了是因自己家中无房,于是不停的去看周边房产中介,终日念叨着买房。于此,真是不知该要说什么。总是不急的,亦是从未上心,觉了或许遇上了那个她,一切都不该成为问题。然而,终是发现,或许真是天真,亦是,或许真的不孝。

 

前日父亲说身份证丢了,随口同父亲说再返回原路找找呢。于是父亲出门,亦是出门,则去了图书馆。图书馆中坐下,不久见了窗外下去暴雨。总觉不妥,于是打了电话回家。父亲说,依旧没有找到,听别人说要赶紧去派出所挂失。同父亲说,雨大,等了下午再去。父亲说好。中午回去,父亲说已是去了挂失。又说,派出所的人说,要办临时身份证得去了区公安局。又不知在了什么地方,于是网上查了地方,说带他去好了。只因不知怎的,心中是会生出愧疚。父亲听了同他一起去,很是欢喜。

到了地方,只见着值班的人。说是临时身份证依旧是要在了当地派出所交10块去办,4日后再去了他们那里领。听了,恼怒不已,责怪父亲在派出所没有问了清楚,害得白跑一趟。心怀忿忿,一路走得飞快,不时停下,等父亲追上。等快要到了家中,父亲拿了钥匙给自己,说让自己先回去,他走得慢。那时,方才发现父亲的脸已然通红,却是没有言语。依旧掉头就走,只是步子不自觉的慢了些许。到了家中,感冒的不适袭来,倒头就是睡下。隐约听了父亲说要不要吃苹果,随口说是不要。不久,又是听父亲问要不要吃香蕉,亦说不要。醒来方才觉察,父亲特地先买了苹果,之后又是香蕉。那一刻,心中些许触动,却是依旧固执的,没有任何言语。此刻想来,方才觉察,父亲也是已然6、70岁了。而自己,却还依旧孩子的无知无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