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2

二八记

此刻,已然过了零点。该是算作新的一日,这一日便是了自己的生日。二八的年华,多么希望是了古时“二八”所指的16岁。却是无奈。

一向是不过生日,亦是向来对此看得淡薄。不知为何,强烈的愿望,想要为今天这日子留下些零星文字。

眼见就要到了而立之年,2年的时间,会有多少的改变?

找到了那个对的她,然后结婚,有了自己的家?

或许还是在了如今的公司,却都已熟悉,该是游刃有余,轻松许多了吧?

不知,着实不知。

Advertisements

见人

已是几近一月没有留下任何的文字。昨日见着高中的同学yin,说起了这个。他很惊讶,一个月算是很久啊。或许是了,一月的确算不得什么。与yin亦有一年没有见了,不经意听他说及高中时学校组织去的东方绿洲,算算时间,也是要有了8、9年之久。

与yin说起昔日的旧事和同学,竟也都是许久不曾联系。说到了yin的同桌,我们两人怎也记不起那小朋友的名字。末了,还是yin想起。毕竟高中的同桌,亦是在了一所大学,说是还帮yin介绍过三个女朋友。不过,又说大学毕业后,也就一下子完全没了联系。

想来,自己当年的同桌倒是记得清楚,zhuang。大学后高中同学的小小聚会,多半都是他联系的。不过亦是很久也不曾见过了。近些日子见着他在微博上晒出照片说是结婚了,着实一惊。问yin是否知道那小朋友何时有的女友,yin说不知,亦是许久许久不曾见过了。

说来与yin昨日的小聚,完全是因为blog上见着他辞职的消息。见了非常意外,这才想起要问问他的近况。于是,相约出来坐坐。蹭了他一顿中饭,一张电影票。谁让他跳去了有钱的百度,又是他的gf不在国内,电影票用不掉呢。

yin说按他性格,或许不该跳槽的。不过听了他说及真正跳槽原因时,方才知晓还是为了薪水的问题,说是早先的薪水太少。可听他报了出来,竟也就是了自己如今的薪水。不禁想起早些时候老板来找谈话,问有什么要求的时候,都说没有。有次老板谈话回来,同fei玩笑说,purlvin竟然什么要求都没有!隐隐猜到所谓要求,或许该是涨薪、要股票之类。却是自己的性子偏是不会主动索取什么,始终都是相信有所付出定是该会有所回报。

用心做事了,旁人自是都该见到。如若付出总是得不到认可,我想我是也会绝望,头也不回的离开。或许这便是了我的性格,与同是纯宅的yin,却也相去甚远。索性幸运,自己算是遇上了个还算不错的老板。下月promotion的机会,完全是了老板帮着争取来的。又是催了让去办护照,说是要把自己送去出去几周见见世面。

与yin说,其实钱多钱少又有什么太大关系,只要不是太少也就好了。倘若能够做得熟了,每天没用花费很多的精力,能稍微轻松些过活,不也就是了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