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July 2012

剃头

记得很小的时候,自己的头就是母亲给剃的。家中好似还千方百计买了剃头用的推子回来。不过,那推子早已不知去向。

家中尚且还有一把豁口剪刀,那是特意从福州路上买了来的,这个记得真切。只是,近些年也都不怎样用罢了。

或许是从去外地读大学起,少在家中。那之后难得回家,回来剃头也都是被带去了店里。说是,已然长大成人,是要剃得好看些的。

 

反倒是到了最近,或许自己太不讲究衣着外貌,已然是被母亲接受。昨日母亲突然说自己的头发太厚了,要给自己削薄些,亦说店里总是不给那么用心削薄的。

于是,隔了这么多年,让母亲又给剃了头。母亲说,明天你同事问起谁给剃得头,怎么说。我说,是去了先新开张的店剃的。说罢,都是笑了。

又是想起很久以前曾不经意看到采访孟庭苇的片段。孟说,她家小女孩因为脸上长了雀斑,很是自卑,很不开心。于是就安慰说,你看我们家的人都有雀斑的,这才说明你是我们家的小孩啊!

 

昨日凌晨起来看伦敦奥运会的开幕式,不知怎么的,看过了是会觉了温馨。不禁也会想起两年前,世博美国馆里的那段小女孩种花的短片,是了同样的温暖。

微博上见到有人说,BBC都说还是四年前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精彩。或许只是了自己的记性太差,那精彩的开幕式到了如今只剩下些许模糊的印象,或许的确是了宏大和精彩。

然后,是会赞叹那些光鲜的人事,却也清楚那只会是了玻璃墙外的另一世界。更是欢喜在了平日,可以触手可及的温情,不需要宏大,不需要精彩。

Advertisements

臆想

臆想的,总是会无比美好。不过那终究只是一人的世界罢了。

 

qin说被个女子骚扰得很是无奈,亦说已是接连拒绝了多次的邀约。lin说,或许那姑娘以为了他只是摇摆不定。

突然想起电影“he is just not that into you”,和不经意读到一个女子犀利的影评。已记不得具体内容,好似规劝女孩子不要奢望什么,假想种种的男孩子不来相约的理由。

只是,情豆已开的女子又岂能真的懂了对方?

 

晚间被问及有否目标,犹豫下,说“算是又没有了吧”,随即也就将话题岔开。

微博上竟又突然见到了她流水账般写下一日的行程。虽是见着@了两个熟悉的名字,却也还是忍不住的猜想。隔了这么许久的更新,是否还会有了别的意思。

想要回复她的微博,让她知道一直在了一旁,却是害怕一如既往的没有回应。更甚,又想写了私信问她,是否可以约她出来。

是了,一直都是如此的stupid。ice age 4里面的两只花栗鼠可以在世界末日里依旧无比欢乐,说及原因,只是“stupid”。然而,并不快乐,即使stupid。

 

知道终有一日,是会失了耐性。决绝的,不会再有半点回转的可能。

抑或,其实即便与她在了一起,也未必真的是会快乐。

她,或者也只是了臆想世界的影子。只是有了她,仿佛也就有了堂而皇之与人隔膜的理由。

无法与人亲近,莫名的。仿佛恶疾,痛心疾首,却也无可奈何。

八月

八月月中,是BN chip回来的时候。早已知道,却一直没有什么感觉。

直到刚才的电话中,mar说该是看看BN的DV还差了些什么,该是把重心放在这个上面。

上周也是见到了mar的邮件,就是问了此事。这隔周的会上,又是再提,说传个消息过来。

 

挂上电话,立刻给bry写了邮件,催他去看cac。

看了日历,不觉竟是到了月末。8月,已然在了眼前。

不知怎的,莫名会觉紧张。

BN FW DV的事情,多半是会找了自己。下月chip回来,就会见了分晓。

虽是知道,到时定会有一堆的问题。却也依旧奢望,问题越少越好。

 

刚又见到mar的邮件,说BN同代的KV chip可能会被取消。

听罢一惊,立时觉察此刻的BN更是重要。

周末

父亲的感冒,总算好了些许。却也依旧的,说是头晕,始终躺了在床上。

倒水,给父亲吃过了感冒药。亦是叫他去洗热水澡,把床上的被褥尽数拿了阳台上去晒。重新热过了白粥,催了父亲喝下。

锅碗瓢盆,洗刷过了。亦将父亲换下衣服,浸泡水中。终是,父亲算是打点完毕。

平日,如fei所言,是了“公子”。每日回家,立时会有饭菜端上来。吃罢,饭碗一推,便是去了做自己的事情。

总有理由,太忙。偶尔的,心血来潮,洗洗碗筷已是到了极限。

人总是懒的,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多半不会了自己去折腾。可一旦没了着落,却仿佛什么都是早已会了的,没有什么大不了。

 

不知怎的,网络又是突然断了。之后,WIFI也就怎也连不上了,知道非是要隔壁重启下无线路由才能好的。一到了夏天总会有这毛病。

却不想去敲隔壁邻居的门,总觉了是会麻烦到别人。邻居要用网络的时候,他自己该是会重启的。总是这样的想。

手机连了GPRS,回了北美同事的邮件。即使知道那里也已然是了周末,知道多半也只会到了下周二才是会有回复。

没了网络,一下子不知该要做些什么。不过即使有了,除去工作,也是不知还能再去做些别的什么。

 

想要去翻移动硬盘上的电影来看,终又忍住。

如今的生活,除去工作,仿佛也就只是习惯性的去看了电影消磨时间。

或许,该是改变些许。

“南开的秋天”

鞠起和氪乐队上海巡演,返场的第一首,“南开的秋天”。那是了熟悉的调调,大学时就已听过,不算是最最喜欢,却也是欢喜的。

喜欢这歌名,南开的秋天。那个充满回忆的地方,那个让人不禁忆起往事的时节。

不经意听鞠起说起,06年他们乐队成立,至今已然6年。随即不禁附和,6年了啊。是了,真得已经过去了许多的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