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周末

父亲的感冒,总算好了些许。却也依旧的,说是头晕,始终躺了在床上。

倒水,给父亲吃过了感冒药。亦是叫他去洗热水澡,把床上的被褥尽数拿了阳台上去晒。重新热过了白粥,催了父亲喝下。

锅碗瓢盆,洗刷过了。亦将父亲换下衣服,浸泡水中。终是,父亲算是打点完毕。

平日,如fei所言,是了“公子”。每日回家,立时会有饭菜端上来。吃罢,饭碗一推,便是去了做自己的事情。

总有理由,太忙。偶尔的,心血来潮,洗洗碗筷已是到了极限。

人总是懒的,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多半不会了自己去折腾。可一旦没了着落,却仿佛什么都是早已会了的,没有什么大不了。

 

不知怎的,网络又是突然断了。之后,WIFI也就怎也连不上了,知道非是要隔壁重启下无线路由才能好的。一到了夏天总会有这毛病。

却不想去敲隔壁邻居的门,总觉了是会麻烦到别人。邻居要用网络的时候,他自己该是会重启的。总是这样的想。

手机连了GPRS,回了北美同事的邮件。即使知道那里也已然是了周末,知道多半也只会到了下周二才是会有回复。

没了网络,一下子不知该要做些什么。不过即使有了,除去工作,也是不知还能再去做些别的什么。

 

想要去翻移动硬盘上的电影来看,终又忍住。

如今的生活,除去工作,仿佛也就只是习惯性的去看了电影消磨时间。

或许,该是改变些许。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