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剃头

记得很小的时候,自己的头就是母亲给剃的。家中好似还千方百计买了剃头用的推子回来。不过,那推子早已不知去向。

家中尚且还有一把豁口剪刀,那是特意从福州路上买了来的,这个记得真切。只是,近些年也都不怎样用罢了。

或许是从去外地读大学起,少在家中。那之后难得回家,回来剃头也都是被带去了店里。说是,已然长大成人,是要剃得好看些的。

 

反倒是到了最近,或许自己太不讲究衣着外貌,已然是被母亲接受。昨日母亲突然说自己的头发太厚了,要给自己削薄些,亦说店里总是不给那么用心削薄的。

于是,隔了这么多年,让母亲又给剃了头。母亲说,明天你同事问起谁给剃得头,怎么说。我说,是去了先新开张的店剃的。说罢,都是笑了。

又是想起很久以前曾不经意看到采访孟庭苇的片段。孟说,她家小女孩因为脸上长了雀斑,很是自卑,很不开心。于是就安慰说,你看我们家的人都有雀斑的,这才说明你是我们家的小孩啊!

 

昨日凌晨起来看伦敦奥运会的开幕式,不知怎么的,看过了是会觉了温馨。不禁也会想起两年前,世博美国馆里的那段小女孩种花的短片,是了同样的温暖。

微博上见到有人说,BBC都说还是四年前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精彩。或许只是了自己的记性太差,那精彩的开幕式到了如今只剩下些许模糊的印象,或许的确是了宏大和精彩。

然后,是会赞叹那些光鲜的人事,却也清楚那只会是了玻璃墙外的另一世界。更是欢喜在了平日,可以触手可及的温情,不需要宏大,不需要精彩。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