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臆想

臆想的,总是会无比美好。不过那终究只是一人的世界罢了。

 

qin说被个女子骚扰得很是无奈,亦说已是接连拒绝了多次的邀约。lin说,或许那姑娘以为了他只是摇摆不定。

突然想起电影“he is just not that into you”,和不经意读到一个女子犀利的影评。已记不得具体内容,好似规劝女孩子不要奢望什么,假想种种的男孩子不来相约的理由。

只是,情豆已开的女子又岂能真的懂了对方?

 

晚间被问及有否目标,犹豫下,说“算是又没有了吧”,随即也就将话题岔开。

微博上竟又突然见到了她流水账般写下一日的行程。虽是见着@了两个熟悉的名字,却也还是忍不住的猜想。隔了这么许久的更新,是否还会有了别的意思。

想要回复她的微博,让她知道一直在了一旁,却是害怕一如既往的没有回应。更甚,又想写了私信问她,是否可以约她出来。

是了,一直都是如此的stupid。ice age 4里面的两只花栗鼠可以在世界末日里依旧无比欢乐,说及原因,只是“stupid”。然而,并不快乐,即使stupid。

 

知道终有一日,是会失了耐性。决绝的,不会再有半点回转的可能。

抑或,其实即便与她在了一起,也未必真的是会快乐。

她,或者也只是了臆想世界的影子。只是有了她,仿佛也就有了堂而皇之与人隔膜的理由。

无法与人亲近,莫名的。仿佛恶疾,痛心疾首,却也无可奈何。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