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2

焦躁

知道自己脾气是不好的,却也无奈。
不喜与去新人打交道,只因无法忍耐入门的漫长。
习惯了,凡事多半要靠自己,亦是不觉间要求了别人一样。
不宜做了lead,只适合独处,始终这般苛刻。

Advertisements

仰望

早晨,手机上见到了一封公司的news release邮件,标题写着“AMD Hires John Gustafson as Chief Graphics Product Architect”.
其中,有些个介绍Gustafson的文字:

Gustafson is a 35-year veteran of the computing industry. He joins AMD from Intel, where he headed the company’s eXtreme Technologies Lab, conducting cutting-edge research on energy-efficient computing and memory, as well as optical, energy and storage technologies. Prior to that, he served as CEO at Massively Parallel Technologies and CTO at ClearSpeed Technology, a high-performance computing company. Gustafson has also held key management and research positions at numerous companies including Sun Microsystems, Ames Laboratory and Sandia National Laboratories.

Gustafson holds both a master’s and a doctorate degree in applied mathematics from Iowa State University, and a bachelor’s degree in the same from the 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He also holds numerous patents and has authored an extensive array of technical publications.

读罢,呆坐半响。
这世上,注定了会有太多优秀的人,无论你是愿意抬起头来仰望。

那些花儿

不经意,是会被某首歌,某个旋律触动。
未必是因忆起旧事,或许仅是觉了欢喜。
疲惫身体,斜依在了地铁座位的栏杆上。闭了眼,用心听。
心中的情愫,仿佛是有了共鸣。仿佛,在了那一刻,世界终是可以停歇。

  她们已经被风吹走散落在天涯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
  那些心情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
  如今这里荒草丛生没有了鲜花
  好在曾经拥有你们的春秋和冬夏
  他们都老了吧 他们在哪里呀
  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goodness

前日,CRI的摩天轮的节目里,听主持读到的几个善意的故事。

其中一个说到,有人捡到了个钱包,于是就寻迹送去给了失主。失主要感谢他,他谢绝了。他说,他碰巧钱包在那天丢了,他只希望能有好心人也是如此捡到了还给他。失主就说,他钱包有两百块钱,不如他们一人一半,就当是他丢了钱包的补偿。那人想了下,也就收下。晚间的时候,那人又是寻上了门来。告诉失主,真的是有也有好心人把他的钱包还给了他。他是来送还那100块钱的。

喜欢这样的故事,虽是知道多半有人听过会说太过“故事”。电台的主持说,这善意是会传播的。也许真是了的吧。

 

中午,南汇小区外,与父母一同走过露天菜场。

见了一个老太太在卖韭菜,说是1块一把。一旁亦是韭菜苔,1块5一把。然后,似乎也就再也没了其它。父亲觉了韭菜便宜,随手买了两把。末了,又听老太太问,要不要甜瓜。那时已然走到一边,听父亲问自己是否要买了来尝尝。条件反射的拒绝了。言语间,见了老太太从一旁的袋子里想要翻出甜瓜来。听了不要,也就停下。

不知怎了,那一刻是会有了莫名的熟悉感觉。走出几步,同母亲说,那老太太的菜都是自己种的吧。母亲说,肯定的。亦是随口感叹,这么大的太阳,真是不容易啊。突然有些后悔,或许之前该是顺便买上一两个甜瓜的,估计也就几块钱的事情。

想起多年前,不知哪里看到的。说是,你在下班后,很晚的时候,看到还有人在路边卖最后的水果。如果不是很多的话,你就一并都买下了吧。也好让别人可以早点回家。或许也真是了这样。

温暖

晚间依旧去用凉水洗澡,却是瞬间觉了无比寒冷。
全身颤抖不止,怎样都是无效。
那一刻,是如此的渴望温暖。强烈的,自己也是感到惊讶。

颤抖时,寒冷与孤独,都是这般的真切。
固执的,坚持着心中孤独。却对于寒冷,毫无招架之力。
其实知道,都是渴望温暖。
只是,心已被磨练的不再敏锐,而身体依旧脆弱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