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弱弱

昨夜问zho是否要一同去了书展。他问什么时间,知道他问什么时间出门,却是依旧说了两周。随即亦说,是打算去了见见世面。
午间图书馆回家,见到zho的未接电话。知道多是关于书展,然而困度不已,倒头睡下。
醒来,回了电话给zho。果真是说书展,他说以为自己一日都会在了那里,下午不去游泳,本是打算去找了自己。
那一刻躺在了家中床上,听了这话,不禁想笑。
始终都是这般的怯懦。永远都是不会缺乏各种的念头,却是永远缺乏付诸实现的勇气。

书展最后的夜场,亦是两人,同了去年一样。不同的是,去年是拖了父亲同去,今年换作了zho。
亦是依稀记得去年此时也在了相亲,去过之后见面就相挂了一个姑娘。今年则是刚刚见面被个姑娘相挂,然后这又去了的。
想来,又是不禁想笑,生活就是这样。
亦是随口问及zho与他那相亲姑娘的进展,说是被送了好人卡,然后散了。
不知什么是了“好人卡”,zho就是告诉你说,你很好,却是不适合。这才恍然大悟,竟是还有了这个。
zho说与那姑娘全然没有默契,他说了话去,姑娘绝少能有反应。亦说,他也是知道散了的原因,冷落了别人一周的缘故。
问他怎是冷落了,告诉说也就什么联系都没有。于是又问,平日都是会了主动联系人家。zho说,也就隔三差五的发发短信。
突然,想起了些什么。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