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疲惫

不知为了什么,到家,立时觉了无比疲惫。瘫软在了床上,不想动弹半分。
起身吃饭,不时瞥了瞥一旁电视中阿庆讲的故事。
一个有钱的男人,家庭暴力他的妻子5年。她妻子的好朋友,看不下去,就与她的男友设了圈套。骗那有钱男人与她妻子离婚,亦是骗了他60万给那妻子。虽是好心,却也终是诈骗,受了法律惩罚。

不知怎的,是会耐了性子看完。
那是了彻彻底底另个世界的故事,缥缈的,又是迷离。
像是了窗外的世界,仿佛触手可及。可入手的,又永远都是了那冰冷的玻璃。

“没有共同语言”。
或许是了,与旁人,或许都是了没有。
或许即便同了自己,也是没有。失语?抑或畏语?

一个testplan,写了许久,却也总是写不好。
眼看承诺的日子就要到了,心中莫名的不安。
却是不知怎的,似乎总也打不起精神,去翻了出来继续。

在已是决定要放弃的时候,她又出现。
一股脑的,心中的怯懦尽数说予了她听。
她说,沉闷。于是,不经意的换了话题。
回看记录,其后言语倒也欢乐。当时却全然不觉,只是了一个劲的让手指在键盘上飞舞。
末了,她要下线了。终是忍不住,说了那日离别时的不快。
立时,觉了冰冷。虽是觉察,却也没了再多言语。
果真,一个整日,一个夜间,都是没了踪影。
忍不住的猜想,如若没了那末了的言语,或许是否会了不一样。
只是,她可知道?若非觉了亲近,怎是会了这般直接。

一早见了个邮件,说是要设了meetting,同我电话说他最近design的change,以及早先那发给他的那些个bug。
信中直接写下了时间,PST 6:00pm 8/22/2012.
明日,一早。
虽是觉了并无太多必要,却也只得应诺。

晚间亦是了赶上了两周一次meeting。虽每次都是了三人来开,可实则都是自己与另一个上家mar的两人独白。
上周写了邮件,问mar是否愿意一起来写公司的会议论文,见着一份邮件回复,好似是有兴趣。
可是,当又发了草稿和上届的样本过去,就再也没了回应。
邮件中告诉mar说,可以在了我的晚间、他的早晨打去他的分机,电话里直接的讨论。莫非只是说了这个?
很是困惑,是他很忙,抑或又是自己不经意说错了什么?
一会的meeting上,该是又要说了什么?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