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12

独自

前日,请了年假,去听讲座。独自的,预约,取票,寻座。
身旁后来坐下两个一同前去的男子。其中一人,似乎对戏曲颇有些研究。于是乎,一场的讲座,喋喋不休的,亦是没了完。
不知怎的,突然很是同情与他同行的人。讲座本也是颇为精彩,只是身旁又多了一场,多半是会难以取舍。

讲座后,又卖主讲人演出的优惠票。最便宜的票是打了对折,一时冲也就动买下了两张。
然而,走出门去就已后悔。一则,对于京剧,当下多半的人是不会有了兴趣。想要找了伴儿,着实有些困难。
即使真的找了来,也多半是给了面子前去,很难觉了演出的好。
末了,约人前往,还要觉了愧疚,仿佛是亏欠别人什么。何苦?

Advertisements

“关注”

昨夜,逐个看过了新浪微博上关注的人,然后留下这么一段文字。

清理了微博的关注。准则:私信里写下你的名字,找你帮忙投票,一周的时间却没有任何的回应。purlvin是谁都已不记得,那么,陌路人为何要去关注?投票之事完全忘记,举手之劳却不被放于上心,已不是了同一世界的人,奈何还要用了“关注”假装依旧有着联系?挑剔,刻板?是了。

今早看到了一则回复,问是否心情不好,又是解释了一番别人可能没有投票的理由。其实在写那条微博之前,便是早已想到了那些个理由。只是觉了,都是苍白。

早先想到过的可能:
1. 与你本就没有任何交集。e.g. 昔日同学,同学聚会,象征性的彼此留下了微博。在那聚会之前就不曾有过联系,那之后也是断然不会有了联系。本就是只懂维系尽可能小圈子的人,留了这样的关注做什么?
2. 曾相识却也只是点水之交。每日你是会遇到多少的人。曾是彼此面对面坐下,可以相谈。分离,也就再也没了关系。时间一点点的,让你们变成了面目模糊。即使你还记得,可是别人却早已忘记。
3. 已然废弃的帐号。你与他,也许依旧还有这联系。只是那个微博帐号,他已不再用了。永远不会有更新,永远不会有回应的帐号,留在关注的名单里还有什么意义?
4. 忘记了的。有同学告诉说,手机上看到的私信,但是似乎手机上无法直接投票,然后也就忘记了。是了,如今看邮件也是一样,有关的无关的,要紧的不要紧的,很多很多。有些的确是匆匆看过也就忘记,然而如果真是觉了重要,过些时日总是还会想起。无关痛痒的,看过后则是再也想不来的。写了名字,求投票的私信,不幸被归入了遗忘之列。那么别的呢,又会有了多大差别?
5. 投了票却没有任何回复。着实见到了这样的例子,微博上见到投票后系统自动转发的微博,私信里却是没有任何的回应。不知道那投票是否是私信的缘故。如果是了,为何没有任何回应,哪怕只是“投了”两字?如今终日与人邮件飞来飞去,纵使忙碌,却也始终记了“有来有往”。不论怎样的结果,总是要比无尽的沉默来得亲切。

工作狂

已是接连两日,晚间8点方才从了公司离开。
与人折腾着,找寻问题的所在。
讨论,时间总是过得飞快。

不知怎的,不经意是会想起那听了多次的话。
“我是要玩的,他是工作狂,合不来的。”
初听来,是会忿忿。
到了如今,竟也会觉了自己可怜。

无可奈何

一下一下的,点着“下一首”。
不知道,下首会是了什么,也是不知道何时才会停下。

真是累了,真的想要停下,歇歇。

vin问,是否满意现在所做的事情。说是,还算满意。
就算不满意,又能怎样。vin说,有什么要求都是可以提了出来。
从来不会主动索要些什么,一直都是了这样,是了。

周日,与人见面。
却也不会问了姓名,联系方式。
哪怕想要尝试些许,也已没了机会。
是了,一直都是了这样。
懊恼的,让人无可奈何。

要求

如果可以,只想和她一起去看展览、去听音乐会,看话剧,听演讲。
如果可以,只想她能有一个可以全心投入的兴趣。那样自己忙碌的时候,她就不会觉了孤单。
如果可以,只想和她一起去了没有游人的地方,去看了日出夕阳,去听了溪水海浪。
如果可以,只想她能有阅读的习惯。那样即使没有自己的陪伴,她也不会迷失在了这个世界。
这些,都是要求太高吗?

或许,始终都是了太过理想的人。
不知,有些个事情是否可以真的慢慢磨合。
犹豫再三,终是觉了或许,或许该是做些许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