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2

过活

不知怎的,头痛异常。猜想多半是了上周熬夜太甚。今日,连吃饭都省了,睡了近乎整日,然而依旧无济于事。

傍晚,匆匆赶了来南汇新居。喝下了半瓶的水,倒是隐隐不觉了头痛。于是,起身去楼下的塑胶跑道慢跑。
手机的Endomondo设下了10km的goal。每逢彷徨不决时,都是会了告诉自己,如此艰难的时刻都是可以坚持下来,彷徨之事又是怎么会不能成功?像极掏了硬币出来,抛出接住,正面是成,反面不成。
启动,前行。
第2公里,右膝隐隐开始作痛,忍住继续。不久,竟也没事了。
第4公里,似乎是到了身体的临界,放慢速度,依旧继续。不久,亦是没了那么般痛苦。
第6公里,左膝开始疼痛。咬牙坚持。
第7公里,左膝疼痛加剧到了已然无法忍受。一瘸一拐的,前行的速度已同行走无异。
终是,停下。瞬间疼痛消失,一时懊恼不已,好似赌徒输了一般。缓缓的继续走着,直到心绪渐渐平静。不经意触碰到了头发,这才觉察,头发已尽数湿透。那一刻,终是醒悟,其实已然尽力。

来时,小区边的面店里,顺手买了一元钱的面。
慢跑结束,给自己煮面来吃。翻出早先剩下,仅有的一只叫花鸡,一包泡笋。一股脑的尽数煮进了锅里,不想味道倒也不错。
起锅,一小把的面,竟已成了一锅。很努力的吃,直到不能继续。剩下的,依旧够了明日早晨一顿,只是不知到时是否还有胃口。
末了,洗了一双碗筷,亦是一时兴起也洗了灶台。突然发现,竟是如此欢喜这新鲜光亮的模样。换了镇宁路的家中,多半是不会有了继续的念头。

觉了,生活该是了这个模样。
没有网络的羁绊,没有电视的喧嚣。
安静的,可以如此过活。

Desire@艺泰

Advertisements

独白 to TH

Hi TH,

犹豫许久,终是决定写下些文字给你。

这个午后,与你的交谈,是让我觉了轻松。遇见可以放开心怀交谈的人,已然不易。
虽只初识,却也觉察,你该是了懂得节俭,懂得体贴,可以一起过日子的好姑娘。

当说及彼此年龄,见到你垂下头去,知道你该是伤心、无奈。
虽有意识,却也未做声响。只因知道,这必然会是了硬伤。果真,回家同母亲说了,立时引来强烈反应。
然而,其实就我而言,却也并非特别在意。
大学时,认识一个读博士的姐姐,私交很好。直到一日,突然听说她嫁了人,然后不久又做了母亲,很是意外。
多年之后再想来,或许昔日该是亦有些许喜欢她的,当日木讷不觉罢了。不过,往事已矣,这也是了旁话。

再有关于你的学历。
家中时常是会有父亲同母亲关于大专与本科的争论。母亲总说自己是了硕士,起码要找了本科的。若是大专,随便就是找了一堆。父亲则说,只要心好就好了。母亲反问,你怎知了人家心好。父亲说,谈谈就知道了。有时,听他们如此吵吵倒也有趣。
平日里,是会默认了母亲的准则。总是觉了,只要女孩子不是太笨,用些心思高考。即便不是名牌大学,本科多半也是该有的。否则,要么真的智商有问题,要么就真的太好玩,无论哪个都是招架不去。
你说,你的父母亦是了知青,高考那年才回来了上海,参加了个高复班,都是不知当日是怎么过的。如此,考得不好,倒也着实情有可原。此外,听到你的父母也同样是了知青,不禁多了些许亲近。亦是怜惜你去参加了那高复班,总觉了那些班该是会无比折磨。不过,这些都是不曾说出。

你问,希望寻找了一个怎样的人。我说,不知道,真的不知。
一直是会有意无意的回避这个问题。因为知道,一旦回答了这个问题,就意味着该要为了这个目标努力。
与人说,从来不会主动追求女孩子,亦是是永远学不会了的。其实,只因内心一直都是怯懦的。
或许,真正想要的女孩,该是可以懂了自己,能够始终给予自己以鼓励和支持。
内心的懦弱,于是抉择多是彷徨。从不畏惧这世上的艰难,却始终都是缺少了前行的理由和动力。

你又问,对于未来有什么打算。我又是说,不知,还是真的不知道。
当下自己的世界,除却了工作还是工作。一早开始看手机上的公司邮件,很晚下班,回家亦是继续折腾到夜半,周末至少会有一天依旧。
痛恨当下状态,全然没有生活可言。想要有所改变,却是依旧的怯于行动。近些日子,公司说要裁员,时常挂于嘴边,把我n+2了吧。其实,真的并非仅是玩笑。
你说,你亦是工作无比繁忙,时常出差。其实,是不喜女孩子频繁出差,不曾言出罢了。却又听你说,已然决意要辞职,要等明年5月16日后,满3年的日子。亦说,之后要去准备了英语专业的自学考试。
那一刻,又是多了些许好感。先是CCPA,后是自学考,你该又是了有计划,懂上进的姑娘,着实可贵。
告诉你说,自己从母亲那里继承了执着,其实或许已然近乎偏执。曾是将那句,make best what is given you,视作座右铭。感激当下老板的赏识,招了自己去,所以是会近乎痴狂的工作。遇到不少的姑娘,告诉说了当下的状态,都说自己是了工作狂。可除了工作,真的又可以做了什么?
告诉你说,觉了自己是只适合直接结婚,不适合谈恋爱的人。一则,于此着实木讷,再有觉了或许等有属于自己的家,或是可以将偏执些许转了方向。

末了,不经意的听你说及要生过孩子之后云云。明白,倘若真的与你走到一起,也许时间节点就会立刻变得分明。
如此一路走下去,在你辞职之后,该是就要准备了结婚,然后尽可能快的要了孩子。
知道于你而已,已然不可以有太多时间可以荒废。
突然觉了,这像极弓上蓄势待发的箭。一旦离弦,就是没了停下的可能,否则就会了自己无比的卑劣。
如此的明确,或许,这反倒是轻松的。
只是,我不确定,你真的是了那个能够懂了自己,可以姑息自己的怯懦,始终给予自己支持和鼓励的人吗?
自己,也是了,你的那个“他”吗?

purlvin

勇气

你需要了多大的勇气,方能走出了当下混沌的状态?
你又需要了怎样的动力,才能走入了心中憧憬的世界?

你真的清楚究竟要了什么吗?
你又真的想过未来该是了怎样吗?

每日,通宵达旦的工作,为了什么?仅是了,sense of responsibility?抑或,被认可的感觉?
像极孩子,得了夸奖,被奖赏了糖果。欢天喜地,即便赴汤蹈火,亦是毫不在意。
只是,谁又不是了孩子?不同的,仅在于你会被了什么糖果打动。

或许,一切只是太像了天空中飘荡的飞絮。
无根的,终日飘荡。
突然,无比欢喜 Cartier L’Odyssee奇幻旅程
走过雪地,跨过峻岭,穿过天空,历尽艰辛,终是来到主人身边。
喜欢这样的故事,亦是向往。

束缚

公司的网络,前些日子起,莫名其妙的上不去淘宝。然后,又是被告知,连QQ也是上不了。
今日,需要上了QQ同人联系,却是总见连接超时。不甘,试了去连公司在北美的VPN。
连上,虽是网络墨迹许多,QQ,淘宝却都访问无恙。
一时义愤,微博上发了牢骚,说该要额外发了电脑来连VPN上QQ、淘宝。
晚间,亦是走了很晚,很是疲惫。地铁上,手机上见到对家公司发来的招人邮件。那一刻,不禁的感慨良久。
离开上家,就是觉了那里诸多的约束,很是压抑,亦是终日惶惶,无所作为。
近些日子,与人说及当下的CEO。多半是会玩笑,他那AMD way,像极“八荣八耻”。
如今,公司网络的各种墙,亦是像极那GFW。

晚间,又是听个姑娘说及她的感情故事。
喜欢一个男孩子,可那男孩子却是喜欢别人。别人喜欢她,她却怎也放不下早先喜欢的男孩,不愿接受别人。
真的不知心被束缚,会是了怎么样的感觉。
不是不曾有过喜欢的姑娘,只是因为太过敏感,不等心被捆绑得结实,稍有风吹草动,就已逃离一旁。
真是不知该要如何来评价,这样的故事。
想起也是在了这里,曾写下过一句话,痴情之人,必有可恨之处。那是了写昔日好友。
好友喜欢上了个姑娘,那姑娘偏是有个对她不好、她却放不下的男友。好友一直坚持守护着女孩,终于两人走到了一起。
然而,毕业不久,两人却是终究又分了手。就在了这几日,好友就要同了另一个姑娘结婚。

放下

听人说,想起了一个人,有些伤感。
告诉说,伤感了好,可以成了文字,一不留神就成了什么家的。
亦是,插科打诨的,说了许多。可惜,着实拙劣,未能见着化解些许。
后来方才醒悟,其实反倒应该试着追问些那人的故事。讲了出来,也许就已放下。

不少时候,亦是感伤。
心中积郁,于是尽数絮叨在了这里。
写着,写着,也就释怀。
只是未必人人都是习惯了自己这般,仿佛对了树洞,可以如此宣泄了彻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