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1人team

上周见到vin转来的邮件,说是有GNB BIOS team想要同SRDC SMU firmware team聊聊。见了想笑,firmware team。。。这里只有自己一个打杂的firmware dv罢了。
昨日,与那两个GNB BIOS team的人见了。席间,突然被问firmware自己写的吗。不禁是会一愣,随即装作洒脱的样子回答,只做firmware dv。之后,那人又是随口说了句,他们都是不做design的。听了,心中立时是会泛起了各种的滋味。

早晨,见着architect突然回复了昨日回应virtualization testplan review note而发出的open items,接连的两份。一封给team里的人,说让vin安排个weekly的meeting来讨论这些问题,还说raj和uai是design和firmware的leader,问题都要先问过了他们,然后再由他们去问更高level的人。另一封是给了自己发出的所有人,说了同样的内容,亦说还看到有不少virtualization相关的邮件没有得到解决,应该通过电话和开会解决了。
看过,不知怎的,一时百感交加。
呆坐半响,终是vin写了邮件:

Hi Vincent,
I just feel tired, I need a rest.
I will be OOO today and have already applied annual leave.

邮件寄出的时候,不知怎的是会cc了fei。曾是听fei说及多次,觉了如今公司与否舒服。不知是否,也是因为想起了这个。

在家一日,看完了breaking bad season 4. 看了这剧方才觉察,其实世界本就是了复杂,自己却是始终活得太过简单。
躺下想要睡去,可是始终各种念头缠绕。头痛,亦是怎也挥之不去。

准备testplan review的时候,发现似乎IH该是修改的,然后却是不曾见到任何人提及。前日发邮件问了,artchitect没有任何回应。然而在leo转给自己邮件里面,修改的要求写得分明,architecture亦是也在了抄送的名单。于此,designer却是似乎全然不知。然而,就在那讨论的邮件里。昨日却是突然见到architect回复说能否在12月20日前完成所有的RTL改动,还问了要ETA。见了,不禁想笑,raj都是清楚该要改些什么吗?

当日vin来问是否愿意drive SMU virtualization DV时,或许,就是不该应诺的。关于SMU所有的改动,architect只是在了voltage island的文档里间接的提到了些许。此外,再也没了别的,并且亦是很久很久都不曾更新过。从最初的,同vin说该是让architect给介绍这个新的feature,直到今日,也是没能听到任何的介绍。所有的了解,只是不断写邮件去问别人,抑或问了leo和fei。甚至连那仅有的文档有了出入,artchitect都是也会要了别的team人去修改。与人说起,“architect很忙的”,永远都是会到这句话的自嘲。真是,除此之外还能再说些什么。
vin说virtualization的水很深,fei,leo和ker都说virtualization很是混乱。然而,似乎architect和designer却是都无比淡定。很少能见到architect,uai的回复。raj还多些,然而就如fei说的,只是很多时候raj也是不懂的。知道architect和designer都是很忙,似乎也就只有自己这个最无用的dv最空了,每天闲着没事的七想八想。
fei说,都是没有architect的review就先有testplan review了,很不合理。亦是知道,design的review却是要到了1月才进行。
待得久了些,接触多了些,也是愈发觉了似乎是有问题,却又说不清究竟是了哪里不对。

一直觉了,能想到的,也就该是多想些;能做的,就是该多做些的。尽可能少些纰漏。
每日盯着看designer的改动,然后跟着去改自己的test。一日日的,总也没完没了。
最初,是觉了自己做的仿佛很有意义。久了,方才发现,无论怎样,bringup的时候firmware都是要改的。之前多少test跑过,都是徒劳罢了。
亦是终究觉察,所谓firmware dv,其实不要也是无妨。随时都是可以改的,那怪manager都是不急的,亦是那怪有养自己一人也就好了。有问题,终究也只会去找designer的。
dv,永远都是了这样,跟在designer的屁股后面,少了又能怎样?或许,该想想是否要去了别处。

太过主动的dv,于designer而言,你又是了什么?监工吗?
无论什么时候,你是architect吗?是designer吗?什么也不是罢了。
要让写个testplan,那就问designer,要让测什么就去测什么好了。何必自寻烦恼呢?
Just do your job, that is enough!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