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家路

我想,我已想家。

凌晨,被pan注了剂鸡血,竟又燃起了出去的念头。
去了公司,就将凌晨写下文字的链接私信给了wenjia。
出乎意料,那时他也在了线上。于是微博私信,来来往往,数十份的。

wenjia说,刚去面了高通归来。觉了那边的人,都很疲惫。
亦是见了3D的director,说在那里工作了15年,唯一觉得有成就就是如今手机都用上了他们的东西。
不禁想起当日leo同自己说,在AMD唯一的成就感也就是了能到自己做的显卡在卖。
是了,如此的相似。

午后,将栀子花搬去天台擦洗。洗完,也就留在了天台吹风。
傍晚,又上天台去取。天空阴沉的,冷风中亦已是夹带了小雨。
透过朦胧天色,见了对面“hotel”的广告灯。不禁,是会生出错觉。
此处,彼处。
或许,其实并无太多差别。
刻意走到临河的一侧,探头出去。水面平静,静静看了许久,是会觉了心中平和。

我想,我是已经可以放下。

wenjia说,随了年龄增长,在了外面愈发会觉了孤独。远离家人和朋友。
游子,总是要归家的吧。
6年,独自在了他方,火车站里留下无数身影。
再是5年,抑或更长,真的不想两位老人再换作整日机场出没。

父亲母亲因为自己的事情,闹了别扭,彼此冷战已是多日。
晚间回家不见母亲。父亲说是拎了红包出门,可能去了超市。问是否见了母亲带伞,说是不知。我说那还不带了两把伞去接,万一没带伞呢?父亲嘟囔着,却也还是出门。
末了,二人一道回来。进门,父亲就是埋怨,外面下什么雨啊,而手中却是帮母亲拎了东西的。我想,这冷战多少是该松动了些许吧。

此刻,或许自己胸中揣着的,已是了颗游子的心。想要的,也只是走上那家路罢了。

中孝介: “家路”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