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痛处

我想,每个人都是会有痛处。只不过,当被触及的时候,反应是会不一样罢了。

凌晨,3:49。
不知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醒来。正常情况,决计没有可能。

想起她在那夜里,曾提及很懊悔当初没有好好读书,很想去读了东华的服装设计。只是学费实在太贵,每年要了10W。
昨日,突然想起母亲曾说过,在她工作的地方,有培训学校招教小朋友画画的兼职老师。只在了周五、周末,收入亦是颇丰。又是死乞白赖给她QQ留言,告诉了她,鼓励她去追逐自己的理想。
当日放弃了出去读PhD,如今想来,依旧是会叹息。

当日听她说是全日制时,错以为就是了同自己当日读研的一样。觉了她很上进,很有追求。
昨夜查了,见到了东华大学莱佛士国际设计学院。入学要求,高中以上学历,初中英语水平。三年,每年4学期,每学期2.5W。还有英语授课费,2.7W。共计~33W。网上亦是见到人说,那只是给了有钱人学的罢了。
那一刻,突然有些明白。
其实,我想,最初给她写的文字,最初的种种猜测,或许不少是该中了的。
她,该是喜欢时尚,亦是有着虚荣。女子如此,其实倒也正常。尤其她所在的圈子该是更甚,定是有了许多的诱惑。
那夜,不经意说及白羊似乎是了拜金,她反应强烈反问,觉得她拜金吗?之后的文字,不经意提及换作高富帅或许就会是了不一样的。她亦是强烈反击,觉得她只是追求了钱吗?
当日,亦是问她学那东华的服装设计,会了怎样?她说,好的话能去国外进修,然后去了国外。她,该亦是向往着外面的世界。
那夜,不经意提及电视剧“现实遇上天真”,她问她与女主角谁好看。想也没想,就说当然女主角好看,否则怎会是了她去演呢。她说,怎么这么的直接,其实或许也是未必。
我想,是我的直接,总不经意触及了她的痛处。
“性格不合,会觉了累”。或许,的确也只是了托词。
人,总是会怕直面了自己的痛,,亦是总会不自觉的想要去追逐了快乐。

QQ上,遇见了昔日高中的同学pan。
在这样的时间,pan竟然在线。问他,他说已在了德国读研,重回学生时代。
闲聊数句,pan是一再的鼓励自己,该是要出去看看的。
pan说,觉了自己是与早先别的同学不同,是有不一样的追求,该要出去看看的。人生只有一次。
类似鼓励自己出去的话,wenjia亦是曾对自己说过多次。此刻,他也在了大洋的彼岸,即使过得似乎并非非常容易。
pan说,外面的世界虽然过得不易,但是你会觉得拓展了自己,他不后悔放弃了国内“安逸”的生活。
问pan,他的女友呢?还有家人呢?pan说,他作为男人,就该能抛下一切来出来看看。他亦是愈加看中家人,只是当下的痛苦是为了之后更好的珍惜。
听了,不禁的想要苦笑。一而再,再而三的找寻各种理由。只不过,这亦是了自己的痛。

前日与昔日好友见了。那个上财毕业,在家待业了两年,一心想要在股市上赚钱的人,终是打算去找工作了。
月初,他刚刚参加了在职研究生的考试,考的亦是金融证券。他说他想进了那个圈子,只是苦于没法进入那个圈子砝码罢了。
问他,怎是要找了工作,不是要读研的吗?他说综合科目考得不好,很有可能单科不过。还是先找了工作,满足了温饱再说。
又问,工作找得怎样。他说刚开始,想找份年薪10W的真不容易。两年的待业,实在有些难堪。
再问,还炒股吗?他说,那怎么能放弃。他始终坚信可以在这上面赚了钱的。只是生不逢时罢了。
是了,他亦是有着他的痛。不过,他敢于放下一切,直面这些。
那一夜,书店里,他一直翻看着九种人格,说觉他同好几个都是有些像的。
我想,或许他亦是在找寻着自己,纵使已然决定要面对自己的痛处。
人,也总是会有软弱的,是需要些支持。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