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3

兰质蕙心

淘宝买的兰花,虽几经波折,上周五也就拿到。然而到了这个周五,方才静心坐下,逐一擦拭了兰花的叶子。
喜欢兰花叶的纤细,却是不想真当触及实物,才知晓自己又错了。原来,并非真的那么纤细柔弱。
看似狭长、纤细,仿佛弱不禁风的叶,实际竟是如此的坚韧。叶的边缘,毛糙的,也非入手广滑。
是错了,总爱活在臆想的世界。
见过这真实的模样,却也没有失望,反倒愈加欢喜。明白,那才该是应有的模样。

曾是与人说,喜欢“兰质蕙心,冰雪聪明”的姑娘。
此刻,再想来这词,这才觉察早先是了何等天真幼稚。
“兰质蕙心”,自该是了桌上那盆下山兰般的真实。

Advertisements

白海棠

周六去花市,买了盆白海棠回来。不曾想过要买海棠,只是见了心中喜欢。亦有红色、粉色、白色洒上红点,却是笃爱这白色的。
喜欢那白的花蕾,含着青。说不出的缘由。jan说,猜想也会喜欢白色,你是一样的安静,平和。

午后,给海棠换了盆。那盆是早先买了来装栀子花的,只是栀子花已然夭折。于是,将海棠放进了白色的瓷盆,亦是开出6多白色的花,觉了格外好看。
vin说,蛮好看,很素雅。是了,小心翼翼擦净瓷盆外换盆留下沾上的泥,心中亦满是了欢喜。

昨夜,google海棠的资料,不经意读到了红楼中的6首《咏白海棠》。粗略读来,觉了还是最喜宝钗的那首
后来发现,果真众人对那首的评价都要高些。
亦是在一家卖白海棠的淘宝网店,见到了店家竟也直接附上了如下介绍,也欢喜。

珍重芳姿昼掩门,自携手瓮灌台盆。

胭脂洗出秋阶影,冰雪招来露砌魂。

淡极始知花更艳,愁多焉得玉无痕?

欲偿白帝宜清洁,不语婷婷日又昏。

赏析:

这是《红楼梦》第三十七回中,宝钗所作的一首咏白海棠的七言律诗。

首联“珍重芳姿昼掩门,自携手瓮灌台盆”,描述了对白海棠的珍爱,闭门护理,新手灌水莳弄,十分精心。颔联“胭脂洗出秋阶影,冰雪招来露砌魂”,赞美白海棠的洁白素雅,洗净了胭脂的艳色,以冰雪为灵魂。颈联“淡极始知花更艳,愁多焉得玉无痕”,正因为淡雅所极,所以才更显骄艳,如果多愁善感,便难免留下斑痕了。尾联“欲偿白帝宜清洁,不语婷婷日又昏”,为报答秋神使白海棠这样雅洁,因此默默无语站立在那里直到日落黄昏。宝钗是按自己的性格来咏白海棠的,她十分自尊自重,“不爱花儿粉儿的”,“品格端方,容貌丰美”,所谓“珍重芳姿”玉洁冰清。

独白 to Ting

Hi Ting,
其实,真的很不情愿又是如此,要刻意写了文字给你。之前写给过的姑娘,都是直接彻底画上了句号。于你,不愿又是重蹈覆辙。
告诫自己,不要再那么草率结束了,该是要认真多些尝试的。然后,与你的接触,觉了像极隔空打物,无从着力。亦是仿佛有梗在喉,终是安耐不住,一定要写了什么下来方才可以罢休。

周六与你见过,之后两日一直都没有再主动与你联系。坦白说,我是在犹豫,犹豫是否还要继续。
在我妈看来,你的学历,你的工作,都不是最最理想。如若换了再早些时候,当最初QQ上听了你的学历,或许也就基本结束了。然而,见过的人多了,经过的事情多了,想法或许也随之会有些许的变化。这也是为什么终究与你约见了。
犹豫,也还有了别的原因。与你的接触,让我着实觉得有些虚无飘渺,无所适从。QQ与你说话,多半有去无回。留言,决计不可能见到回复。上周恼怒,写了大段文字予你,之后数日反应总算是积极了许多。然而,如今又是无比冷淡。真的,不知这其中究竟是何缘由。

觉得,你该是了可爱的姑娘。有时能见到你可爱的一面,心中是欢喜的。但更多的时候,仿佛却是对了冰山一座。
或许,最近你是忙碌的。但是,总觉“忙碌”决计不能与“缄默”画上等号。我想,或许你多半不曾读过我微博上转的那首诗《一棵毒树》。埋藏心底的“忿恨”是会结出有毒的果子,终究是可以要了人命。
“我们的忿恨——–读布莱克 – 云之栈的博客 – 我的搜狐 http://t.cn/zY1Uf55”

周一的晚上,有些个事情窝于心头,很是不快。很想与人说说,于是就给你留了言。
周二的晚上,就看到你手机QQ在线了。我猜想,或许就是了那留言的缘故。那一刻,是会生出些许感动。
今天的晚上,看到你换成了iPhone 手机QQ在线,于是随口玩笑说,有多少的手机,没有任何的回复。之后,再ping你,依旧没有任何的回复。之后,见到你离线。然后,过了些时间,见到你电脑上线了,不知是否又是之前给你留言所致。然而,却不愿再与你打招呼了,因为怕依旧是了石沉大海。
不知你可曾听说过,恨一个人其实并不可怕,最可怕的其实是了冷漠。

或许,你也同自己一样,也是了内向、腼腆、被动的人。
或许,你平日本就都是了这样。
或许。。。

我又是想要放弃了。你可知道,放弃是多么容易的一件事。
一个人过活,只是需要随了自己的性子,循着既往的轨迹就好。
然而,终究有些时候,是会孤单。希望能有另一人,可以一道同行。
可两个世界,彼此融合,却又是了这么艰难。
无论如何,或许总要试试的,不该那么轻易放弃。
你说呢?

purlvin

Read more of this post

三张票

son说,他是想再去买一张票,同自己换换。然后,与他媳妇一道,就都能看了。
我说,直接就他们两人去好了,没有关系。
如此纠缠。

或许真的偏执,有些个事情,决计不愿独自前往,哪怕是了放弃。
说不清是内心怯懦,还是骨子里还依旧藏有憧憬。
总觉,有些个事情,一定是要两个一起做的,哪怕是了"好基友"。
真的不知,何时才能足够强大,可以坦荡独自面对所有的一切?

“一地的鸡毛”

不知道,如今的自己是否可以算作快乐。但是,我想或许,至少已经不是那么忧伤。

随手翻看开心和人人,已是很久没有上过。不经意的见到一篇说星座的文章,说白羊座的姑娘是喜欢活泼,开朗的类型。
突然有些豁然开朗的感觉。忍不住想,若当日KT遇上的自己是了现在的状态,结局是否又会有些许不太一样?
只是过去了的,姑且也就苦笑一下吧。不过心中依旧是会存了感激,如非与KT一番纠葛。或许如今,自己依旧只会是早先那副模样罢了。

昨日一早,同son去排队买半价的话剧票。
买了4场,皆是两张。最近的一场是了6月29日,告诉son说是刻意选了那个日子。最后一场在了来年一月,则是部叫了“I Love You”的音乐剧。
虽然都买了2张,却不知那一起去看的另一个人又会是了谁。微博上写下,“最是希望,能与Miss Right去看了那最后一部”。

一月被son请去看了“蛛网”,两周后要去回请son看“禁闭”。son问为什么会去选了那剧,告诉他说只因是在了一个很特别的时间,见了那个名字,想起了自己。
算上新买的四场话剧,这一年刚好的,每三月要去看上一部。其实也并非真的痴迷于此,只是觉了除去工作外,真的还是应该有些的别的追求。恰是son热衷话剧,姑且借机也入了门好了。

前些日子一日早晨,班车遇到sim。sim说,怎么觉得你总是这么high。笑着反问,有吗?
不知怎的,最近不经意是会想起钟秋“Feel Good Inc”片头的那句“生活是一地的鸡毛”。是了,一地的鸡毛总是要收拾的。与其终日愁眉苦脸,何不笑着折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