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3

本人可读

昨日追问下,一相亲的姑娘说,不愿见的原因是读了这里的文字,见到了许多给别的姑娘的信,所以觉得不合适。
姑娘好心劝告,应该把那些文字给删除了。还告诉说,你是不会知道别人看过会怎么想的。回答说,那是了彼时的心绪,真实的记忆,执意不愿删了。

想之又想,突然明白那姑娘或许是对的。这些本该是了私密的故事,并非每个人都可以读得。
于是,先后设置了网易、blogcn和QQ空间的本人只读权限,亦是着手导出这里的文字。打算在了五一也让此处彻底成了本人可读,然后也就彻底放弃这里,转而再去wordpress:
https://purlvin.wordpress.com/

想来有些讽刺,当日就是觉了wordpress国内不能访问,所以放弃。如今又是因为同样的原因,打算迁回。。。
那里依旧是会所有人可读。不过或许是了,真正有心的人可读。

Advertisements

startup

周五晚上,周六一日,周日又是一日。
报名去参加了“startup weekend”。

周五晚上,参加的人都有机会用60秒钟去pitch自己的idea。每个参加的人都会有3张选票,投给自己喜欢的idea。末了,选出票数最多的idea。然后参加的人自由组合,去实现那些个idea。
签到时,是会询问你的角色。绿色,markting。粉色,designing。蓝色,programming。会的,也只能同蓝色沾上关系,尽管知道更加适合的实则是做软件的。
pitch和voting之后,依旧茫然,无从选择。
旁边坐着个光头帅气的瑞士小伙。起始互相认识的环节,与他打了招呼。小伙是做网站设计的,中文说得无比好。
当大家都起身去找寻自己的队伍的时候,我们两个带着蓝带子的人依旧淡定的坐着。他问,怎么没有去找队伍。我说,都是了做软件的,而自己是做硬件的。他说,那个做太阳能的,一定是硬件。随口,“哦”了一声。问他怎么也是那么坐着,他说他投票的几个idea都没有被算中。
坐了一会,就见了有老外问瑞士小伙,是否programmer,愿意与否加入。两人聊了一会,小伙说要考虑考虑。不久,又有老外来拉小伙。小伙起身与人聊了起来。
依旧坐着,宛若淡定。坐在前面的一个中国人,转身过来同自己聊天。他问,怎么坐着。告诉说,没有太多感兴趣的,所以也就淡定的坐着。闲聊间,听他说起其实他是来招人的。
言语不久,有个姑娘走来问,是否programmer,是否愿意加入。他们就缺这么一人,去了,她就好早点回家。问她要做什么,说要做网站。于是说笑道,知道那不过是了来抓programmer苦工,不是很感兴趣。指了早起身旁的瑞士小伙给她,告诉她说他该是了最佳人选。
周日的晚饭,与那姑娘又是见到。她说,你不是要找个感兴趣的,当初都拉你不动。你最终去了哪组,感觉怎样?对她摇了摇,说,都不好玩。末了颁奖,就是姑娘那组得了一等奖。些许感慨。猜想如果有机会再遇上,那姑娘多半会说,看,没来我们组,后悔了吧。应该会回答,看,幸好你没拉我成功吧。此刻想来,当时之所以会拒绝,或许只是骨子藏了骄傲。知道那非所长,不愿自己能力的缘故,影响了最终的结果。事实上,与那组人而言,那拒绝或许真的是了对的。
让那姑娘去找瑞士小伙后,不知怎么的,觉得再也无法依旧淡定坐着。抬头,见到另一帅气的外国小伙,高举着一张纸,四处张望。而他身旁,没有一人像是他的伙伴。不知怎的,觉得那模样是了那么孤单。
隐约见到纸上的“solar”,想起瑞士小伙说solar的项目一定会是了做硬件的。于是,朝他走去,问他是做什么。他解释了一通,觉得太不现实,与他指出。言语纠葛间,听到主办方说,让都找了座位坐下,不要站着。于是同他说,先坐下再说。小伙似乎以为对他的idea很感兴趣,问是否愿意加入。这才明白前面说坐下说,说出了问题。犹豫了一下,终究说了,OK。

面对选择的时候,你永远不知,你要的是了什么。当到了必须要选择的时候,各种的阴差阳错,终究是做了选择。
后来这位瑞典小伙问,你都没有pitch,那你是来做什么的。告诉他说,只是想过来看看,见见世面罢了。每日上班、下班,很是无趣。
早晨上班的路上,遇上sim。同他说起这个活动的大致情况,sim说似乎很没意思的样子。告诉他,看到了许多不太一样的东西。其实有太多的细碎记忆,是决计不可能一一与人说及的罢了。
那埋头做事的瑞典小伙,那非常nice只说英文的mentor。同组,那已经有了自己公司的Thomas,刚从美国回来正要找工作的Max。很有礼貌的瑞典小伙的同乡,几位很有艺术家气质的IDEO mentor。。。
瑞典小伙有个中文名字,叫“巨龙”,说是因为生于龙年。至于“巨”字,猜想他多半是想自己也更加巨大些的。他不经意提及,瑞典人都是很高大的,而他却生得不够高大强壮。亦说喜欢亚洲姑娘的娇小,希望能找了个中国姑娘。可爱的瑞典小伙。
两天半的时间里,当另外两位搭档或是找寻机会招人,或许找寻机会被招的时候。都是坐在巨龙的身边,与他一起讨论,一起想着各种可能的问题。最后等待结果的时候,巨龙问,明年是否会还来。告诉他说,不知道。曾是叫自己的朋友和同事与一同来,可惜未能如愿。或许明年,他们会同自己来,抑或不会。同样,也不确定自己是否还会再来的。毕竟还有一年的时间,谁又说得清楚,会有什么发生。他,是了,没人知道。
始终都是了这样。始终不敢许下任何的承诺,只因是了太过认真的人,总是会怕未被诺言。对于未来,亦是总要心怀彷徨。究竟该是什么模样,又会是了什么模样。不知道,亦是没有勇气去探究。

出游

“这个时节,正该是了出门的时候。” 不经意的,是会与人说起。
说不清楚是发自内心如此认为,还是了在刻意掩饰着些什么。

清明,搭同事的车去兴华,5个小时在了路上。
舟车劳顿的去看那一片的水上森林和油菜花田。各是两个小时,匆匆走过。
回来的路上,些许惆怅,隐隐觉了有些不值。一度心生抱怨,又是花钱,又是受罪。奈何不直接宅在熟悉的家中,何等安逸?
后来微博上,见到同行siy贴出的相片和写下的日志。是了,那样的美好。
又想起那一日中午,sim随口说及,以前读书的日子总是觉了辛苦,然而如今回想竟是这么的美好。或许,无关于别的,哪怕只是了这么一段与友人的共同记忆,也是值得。

今日,与一姑娘,一路地铁公交,折腾了近3个小时去看南汇的桃花村。
只是可惜,桃花已然谢了大半,入眼多是花瓣尽去的惨淡。仿佛亦是印证了此行或许本就是了个错误。
与那姑娘今日第一次谋面,虽是之前多有联系。真是一同走过,方才觉察对于自己原来是了那么吝啬,亦是了那么不懂怜惜。
这一日,让姑娘竟也陪着走了这么多的路,的确心存愧疚,却也终是觉察那姑娘或许也并非早前心中的模样。一日,除去地铁公交,姑娘用了自己的公交卡。超市买水,小饭店吃饭,景区买门票都是了自己付钱。钱虽不多,姑娘却是都不曾开口说要来付,哪怕只是两瓶绿茶。并非真的要姑娘付钱,只是希望知道这原来是一个懂得体贴,愿意同自己分担的善良姑娘。

PS,QQ上突然见到nkh发来消息说要回天津定居了。说是与之前的女友分手了,如今的女友就是了昔日的大学同学。天津人,亦是在了天津。他要回天津,去与他的女友在一起。如今,工作也是已然解决。
听到这些,一时欢喜不已。末了,不经意敲下一行文字,“大家都相聚回了天津,真好~”。敲下回车,方才觉察些许惆怅已然涌上心头。昔日一班同学,四散开去,又仿佛游子一般,终又回到了那个一起读书的地方。可自己。。。

喜讯

下午leo在communicator上说,mic要迁户口回去天津,可能需要帮忙办手续。
问他的户口呢,说留在上海,只转mic的。心中困惑,接着又听说是为了娃。
一时短路,追问为啥。回答,mic已经怀孕两月。
赶忙恭喜,亦是转而说起电话。
寥寥数语,匆匆说及近况。昔日最好的朋友,却也依旧不知该要再去说些什么。
挂上电话,心情起伏,久久不能平息。

进大学时,认识了leo。之后的电赛,见到leo与mic走到了一起。
然后,看着他们一起上课,一起实习。期间,mic父母的极力反对,二人的抗争。
毕业,一起来了上海,进了同一家的公司。
自己又在leo的推荐下也与他们在了一家公司。
然后,他们终于结婚,帮他们去叠喜糖。
不久,他们就又申请去了北京分公司,只因那里离家近些。
又听说,他们在那里没有办法落户,过得很是郁闷。
再然后,又听到这意外的消息。

日子过得飞快,仿佛都依旧是了昨日。
转了一圈,自己又回到这个曾经离开的城市。
依旧的,如去时一样,孑然一身。
却也还是些许不同。
至少知道在了遥远的北方依旧还有最好的朋友,即使已然绝少联系。
知道,他们都是过得幸福。亦也会心生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