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May 2013

争吵

一早就被父母的争吵弄醒。只因父亲泡了肥皂粉后手洗羽绒服,母亲看不过,说还要放金纺。父亲不服,说他的事情不要别人管。鸡毛蒜皮的小事,两人也是争论不休,末了母亲摔门上班去了,总算世界清净。

晚了一点,同父亲说起这事。父亲忿忿的说,要用洗衣机洗母亲不让,说去年也是他手洗的。我说,明明是自己让他用洗衣机洗他不要的,怎么又推到母亲头上。父亲说,是母亲不讲理,去年就是母亲提前把金纺什么都泡了好了他手洗的,为什么今年她不泡了。我说,明明是他口口声声说他的事情不要别人管,那别人为什么还要管你。没说上几句,也是彼此争辩起来。不过好在,平日与父亲交流很少,没有宿怨可追。末了,也就彼此沉默。

过了一会,隐隐觉了有些不妥。无所事事的转了一圈,终究坐下说要喝水。父亲说,没水了吧,要烧上一点。语气平和,这才放心下来。突然想起充话费的两桶食用油还没领,知道父亲最好占了这样的便宜。于是赶紧同父亲说了,亦是从手机上抄下密码给了父亲,让他去领。父亲一会问要去哪里领,念叨着哪里哪里也有那家超市。一会又让写下什么原因领的,说怕忘记。心中有了事情惦记,早先与母亲争吵的怨气,似乎也随之消失无踪了。

又想起昨夜忘记问母亲家中是否还有罗汉果。昨日听同事说嗓子不好,知道母亲说那个最有用,想着家中如果有,就拿上一两个带个同事。于是打了电话问母亲,母亲第一句话全是不满。不知是否早晨与父亲争吵尚未消气,还是早先因为电话的事情与母亲有过争执依旧心怀不快。电话中略过不满,直接说及缘由。母亲听了,语气随即缓和,说是菜场就有买的云云。寥寥数语,俨然觉得母亲情绪已是好上许多。

不知怎的,是会想起母亲两次争辩,气得满脸是汗,全身颤抖。一次是了交物业费时被冤枉少给20块钱。一次是了说她不听自己电话,直接挂断。父母年纪都是大了,突然发现负面情绪于他们而已,都会积郁许久。且都是了血压高,频繁的争吵着实让人有些担心。

真实世界

微博上不经意读到了这篇很长的文章:“AMD沉浮全景:从巅峰跌至低谷 逼宫英特尔辉煌不再”

不禁的,失落涌上心头。

愈是在意,愈是会失落。用心了,不如意,才会痛苦。事,人,都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