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3

“Your simple is beautiful”

不经意的听到了这首丁丁与西西的“beautiful”,是了这般的欢喜。
反复的单曲播放,微博、微信破天荒的都是分享,即便QQ和微信的签名档也换成了这个标题。

如若是要些理由,或许真的可以找来太多。轻快的节奏,出色的器乐配奏,富有磁性的女声,很棒的二重唱与和声,曲末引发思考的歌词。然而,此刻更想说的,是了真心喜欢那种听到能放飞心情,不禁想要手舞足蹈的感觉。欢喜,或许就该是了这样,没有太多的理由,只是喜欢罢了。
朋友说,love is the foundation of marriage。同学的同乡说,只是看了那些条件,不断的失败,终是会消磨没了意志。是了,或许真的已然偏离,迷失了本心,忘记该是了享受彼此带来的快乐。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该是停下。或许,或许一切也还都不迟。

“You look at the mirror how beautiful look at the new one so beautiful~”
“Your simple, is beautiful~”

什么是时候

这篇的文字本该是叫了“晚婚晚育的代价”,只是觉了那多少有几分标题党的嫌疑,更是有着太多责难的味道。虽然近些日子时常会将“等我给你写篇‘晚婚晚育的代价’”挂于嘴边,然而更多时候也只是玩笑罢了。我是惦记着就此话题写些文字下来,只是最近一直诸事缠身,实在很难放空心情来整理思绪。直到今夜,相亲的姑娘说,听我说了多遍,觉了是有好高骛远的感觉。于是无论如何今夜都是要写了下来,纵使此刻落笔伊始已然夜半,纵使为找这首契合心境的“Tuesday”,又花去了几近半个钟头。

大致一年前,相亲困顿之时,图书馆中不经意翻到了这本《相亲十年》。笔者从25岁相亲至35岁,文末终是了happy ending,期间的种种心路历程着实令人感慨良多。然而,与姑娘最终步入婚姻殿堂的人,实则是了之前被她否定的人。姑娘得了卵巢XX的病,已记不得病的名字,只记得说是大龄未婚女子缺乏性生活很易得了那病。姑娘动过手术方才顿悟,回头又主动联系了之前相挂了的那个老实巴交的Mr.Right. 是会觉了那个结尾有些草草,不知是否笔者写至最后也生出了些许懊悔的缘故。
前些日子也还读到篇《30岁之前别结婚》的书评-早婚有风险,结婚需谨慎。其中,读到了这句,“如果不是担心高龄产妇的危险, 我理想的结婚年龄在35岁以后”。忍不住,发了微博与作者理论了一番。时常听到抱怨,女孩子30岁就成了分水岭,觉得这是很不公平的事情。然而,上天将人类繁衍的重任交给女人。或许如圣经中这是对女人无法抵御禁果诱惑的惩罚,抑或更是了对女人成熟的加冕。女人的生理决定了30岁之前是了生育比较理想的年纪,奈何我们总是喜欢与自然规律抗争?似乎,30岁之后生育就多了风险,亦见到朋友说等过了35岁生育好像一定是要刺破羊水,更会有危险。不记得哪里读到,似乎即便男子,过了30岁产生精子的数量与质量也是逐渐下降。或许,那30岁生育的坎儿,其实不仅仅是说了女子。过了适合的年纪,也许受孕也会慢慢变得困难,孩子的质量同样要会受到影响。其结果,不仅是了夫妻两人、双方父母、两个家族,乃至孩子一生都可能或多或少的为之影响。生命,其实是了那么脆弱。
母亲不经意是会说起,她是30岁的时候才养了自己,而父亲则更是大了母亲6岁。前几年,父亲还开玩笑的说,要自己早些结婚,他好抱孙子。然而近些年,父亲说得最多就是“你都几岁了?”。知道父亲是着急了。事实是了如此无奈,一边是不时听到传来周围比自己还小的人结婚的消息,一边是听到父亲同事离世的消息。母亲的同事、隔壁的邻居、家中的亲戚都时不时就会问父母自己找到女朋友没有,俨然自己就成了烫手的山芋。一次,家庭的聚会后,母亲悄悄的说,表哥说自己不吃也不说话,找不到女朋友怎么办。知道自己的单身,着实已为父母招来太多非议。
母亲一直都说,要帮着自己攒钱娶老婆,等什么时候自己结婚了,她也就不去外面上班了。然而。。。到了如今,母亲更是不经意会说,你找不到女朋友,我愁都愁死了。唏嘘不已。。。如今,父母已然是了六七十岁的人了,本该是了三世同堂,安度晚年的年纪,却依旧是要为了自己的婚姻操心不已。屡屡想至此处,总会觉了自己是那么的不孝。
读大学的时候,有位还在读博士的姐姐突然就嫁人了,然后很快就有了孩子。一次,聊及找工作的事情,她同自己说起,该是早些结婚要了孩子的。否则,等将来你的孩子毕业要找工作了,你已经退休人脉全无,一点忙都帮不上了,当下中国的社会又是了这么势利。昔日听过不以为然,如今想来,却是觉了如此真切。有朋友在微博上,其实应该早点结婚生子,之后就可以一门心思去追去事业了。或许是了,早点有了孩子,父母尚且年轻,还能帮着带了孩子。愈是往后拖,他们年纪大了,非但不能帮着照顾,更是可能还要分心来照顾他们。
读研的时候,曾与一个在美国读博士的师兄有些来往。他说自己应该很适合去了美国,并且一个劲的鼓励出去读博。对于博士头衔一直心怀憧憬,对于外面的世界亦是一直心怀向往。省吃俭用,攒钱报了名去考GRE、托福,然而终究却是了放弃。一则是没怎么用心复习,然而实则或许更是了顾及父母的缘故。大学及研究生6年,远离父母到了另一城市,每年回家两次。每次的离开,父母都会去火车站送行,与那“背影”毫无二样。每周打电话回家,父母的思念纵使没有说出,也是感受的分明。读研期间,母亲曾查出了脑血管瘤,惊吓不已,赶紧回家找了份实习陪了母亲大半年。父母的牵挂,仿佛真的像是一根无形的线,牢牢的拴着自己。随着年纪的增加,他们惟有自己这个寄托,他们愈加需要自己的陪伴,这根线也就随之被愈加拉得紧了。当明白这些的时候,知道已是再也没有可能飞了出去。

其实说及谈婚论嫁的时机,真的亦会有太多的可说。晚间与相亲的姑娘说,此刻的自己终于顿悟,现在的自己是想要结婚的,只是姑娘们却未必如此想。问那姑娘作何想法,回答说也是在努力着的,所以才会答应见面,坐到了这里。只是,与那姑娘相识而坐的不少时间,姑娘都是在对着手机打字罢了。周六同事的婚礼上,听到伴娘感慨她的表姐各方面条件都很好,只是有由于年纪大了,下嫁了一个很没素质的男人。不禁感慨,或许当姑娘尚且还有资本,与男子相识而坐的时候,也只是忙着摆弄另一部的手机罢了。不感兴趣,不是对的人。是了,姑娘们永远都是对的,没遇上对的人,时机未到。

什么时候做什么事情

与熟识的同事们说,等我写一篇“晚婚晚育的代价”给你。然而,此刻下定决心落笔之时,突然心中变得豁达,想要换了标题,先写些自己的故事。毕业之后就开始相亲之路,如今已是三年,却是依旧望不见尽头,其中有着太多的故事,太多的感慨。我不确定经过了这些是否真的已有了自己的婚恋观,我也更加不确定自己的种种想法是否一定是了对的。然而,很想将这些思绪慢慢梳理,写了下来,分享给同样依旧在此慢慢长路上徘徊的朋友们。

考大学那年,我的第一志愿填了上海之外天津的南开大学。为此,与父母是有很大的争执。当日,知道一定是考不进复旦、交大,同济、华师大即使能进也未必会是了好的专业。或许真的只是骨子里太要强了,义无反顾的要去了外地。近些日子与母亲说起旧事,母亲说当日是你一再坚强,母亲说她都曾去找过昔日我的班主任,自己更是还写下了保证书,说是本科毕业之后一定要回来上海。早已记不得这些,只是知道一而再、再而三的违背了最初的诺言。
大一结束的那个暑假,参加了学校组织的电子设计竞赛。不知上苍何以如此垂青自己,自己所在的那队竟是侥幸拿到了全国的一等奖。按照学校的规定,但凡获得了那个奖项都是有资格保送本校的研究生。于是,在大二刚开始的那个学期,已经知道自己能保研了。之后的日子,每日忙着去上高年纪的课。终于,在大三结束的时候,我提前毕业并保研了。读研的时间,宿舍、教室、实验室、食堂之间不断转移着。生活简单到甚至有些单调,却也是了那么平静。
从小家境不是很好的缘故,曾受到了许多的帮助,总想着该是要学了知恩图报。大三那年,去参加了学校的BBS WarmHeart板组织的每周六福利院义工活动。去的次数多了,随后成了那个板的板主,每周六组织板友去福利院陪小孩子们一起玩。那段日子是自己最快乐的时光。也同样由于组织那个活动的缘故,有机会接触到了不少很好的女孩子,甚至是有女孩子主动示好。心中亦有欢喜的,然而想着自己是一定要回来上海的,与了旁人是不太一样,朦胧的好感、欢喜皆是被那个地名掩盖得毫无色彩。最终,一一个的,都是错过。
毕业,回上海。只身一人,一如去时。却是带回了高傲,和虚长的年纪。如今会与友人说,亦是听同事说自己,自己其实是适合大学谈个恋爱,然后毕业之后就结婚的人。只是,错过了,也就真的再也没有机会找回了。

毕业工作不久,单位有机会侥幸去了世博会太空家园馆,在那里做了两个半月的工作人员。那段日子,每日用心做事,维持观众秩序,帮些观众小忙,日子过得倒也轻松。在自己岗位边上有一个可口可乐的零售车,那边总是会有两个姑娘,都是了大学快要毕业去那里实习的。日子久了,也就认识了。早晨帮着她们撑开遮阳伞,平时帮观众去她们那里买几瓶饮料,偶尔的随便聊上几句。直到世博结束,她们要离开了,被邀请与她们合影,扭扭捏捏说长得不好看,很不情愿。亦被要了联系方式,之后零星的些许联系。直到一日,有姑娘突然说,其实在世博的时候就有点喜欢自己,觉得自己做事很认真,让她觉了很踏实。虽然知道那是了一个纯朴善良的姑娘,当时却直接也就拒绝了,没有细说缘由。其实,心中只是介意她是外地,学历亦是不高。那个时候,心中还一直坚持着要找到个漂亮的上海贤惠姑娘。
随后,换了工作,只是觉了那工作是被冷落了的,没有用武之地。新的工作伊始,各方面都是不懂,很拼命的折腾了几近一年。不时的相亲,亦是依旧心怀憧憬。一而再再而三的,重复着聊天、见面、结束的故事。只因工作忙碌,倒也太多闲暇去伤感。慢慢的,工作相对进入了正规。父母念叨更加多了,相亲亦是更加频繁,直到心生厌烦。“常相常新”,也就成了自嘲的口头禅。与母亲时常抱怨都是没有合适的,亦是时常与人数落上海小姑娘的种种不是。直到前些日子,自以为与一个女孩子彼此是有了感觉,第一次的非常用心的去了追求,结果事实只是了一厢情愿。那段虐心的日子,对于上海小姑娘的痛恨几近到了无可复加的地步,逢人就说真是不知如今的小姑娘究竟都是在想了什么。那一周每日都很晚才从公司离开,每日亦是都要熬到了半夜方才肯睡下。与深交的多年好友一而再的讨论感情婚姻的话题,言语之间除去了忿恨再无其它,突然发现自己已然歇斯底里,与愤青毫无两样,俨然到了无可救药到地步。

直到昨夜,与那好友再次聊及这个话题。不经意的,为了什么是“就该什么时候做什么事情”争辩到彼此情绪失控。那好友平日一向是了情绪波澜不惊,很意外的见到了他的情绪激动。之后,似乎突然恍然大悟。于这个世界,对与错,我们都是真的太过主观,主观到决计容不下另一个人的存在。与那一厢情愿的姑娘曾说,我们到了这样的年纪依旧单身其实都是有问题,你可曾想过究竟是为了什么?那姑娘没有任何的回复。或许,她根本不承认我的命题,亦是应该也不愿去想这些罢了。
晚间,同事婚宴席上听到三个单身姑娘说及她们对于婚姻的种种看法。与了自己的,俨然是了对立。很想插嘴进去,与她们辩解一番。终究,也还是忍住。每个人都会有了自己认为对的,每个人更是都有选择自己人生到权利。
与好友争辩什么才是了对的时间结婚,我说了一堆的该要在了三十岁之前结婚生子的理由,极力想要证明当下许多人的想法都是了多么不明智。然而好友始终不愿认同,坚持着“什么时候才是真正对的时间”只是当事人自己说了算。终了,好友以股票投资作喻,告诉我说我的想法实则是想取得最大收益卖在最高点,然而,实际操作中那是决计做不到的。
人的想法是会变的,要求亦然。未来某一日,当她的想法变了,要求低了,她选择了旁人看来不怎样人却满足了她要求的人,她是会感到幸福。然而此刻,纵使她选择了旁人看来很优秀却没有满足她要求的人,她也依旧不会快乐。旁人看来决计是了错的选择,然而于她而言经历过种种,那或许却是对的。这只是了,冷暖自知。
晚间同事婚礼的晚宴上,听到新娘的母亲致辞说到了,两个人结婚在了一起,并非是1+1=2,而应是了0.5+0.5=1。是需要舍弃一部分自己,与另一半融合成了一个完整的1。或许真的也就是了这样,两人还未真正融合在一起的人,无论如何亲密,他或她也始终只是了旁人,有的也只会是自己的冷暖自知罢了。

父亲出门

周一回家,就听父亲说同一连队的同事走了,今天要去龙华殡仪馆。昨天晚上,母亲回家时特意去了家乐福超市,帮父亲买了几瓶盐汽水,说天太热要喝的。又是准备了一条毛巾,一个小包,俨然父亲要出远门的样子。今天一早,母亲又是从她的包里翻出101块钱,还用白纸给包好了,交给父亲。
早晨出门,父亲刚好回来。也不知是否受了母亲的感染,竟会嘱咐了父亲如果不认路了要问人,路上要小心。很是难得。
从家去殡仪馆,出门直接坐地铁,然后换乘一下,下车没几步路应该也就到了。地图上,一个小时都是不要。却不知为了什么,父亲今日的出门是会这般隆重。说不清是去的地方是让人不禁小心翼翼,还只是父亲着实真的出门太少。
晚间回家,进门见到父亲像了往日一般躺在床上,眉头不禁是会舒展。同母亲开玩笑说,父亲还不错,总算摸回来了。近些日子,晚上回家都是电视关着,家中很是清净,说不清是否父亲出门这事引起了太多的感慨。晚间一边吃饭,一边同母亲闲聊。问到父亲出门的事情,冷不丁的,父亲也是会插上几句。简简单单的,却忍不住会生出温馨的感觉。

曾与友人说及父母相识的故事。那也是了一次同母亲深谈,母亲感慨之余方才说出的。其实当日,母亲并非真的看上了父亲。然而,迫于无奈才是走到了一起。转眼,自己都已要三十了。他们两人平日虽是磕磕碰碰,别扭不断。然而,这么多年同处一个屋檐下,其实彼此心中都已印下了对方。爱与不爱,好与坏,又都算得了什么。
早晨读到一篇文字,说的是爱一个该是怎样。读后,随即转去了微博,并附上这些文字。

“如若以文中来界定,我想,我是决计不曾爱过。只是,无条件的爱,或许是有年纪的约束。过了那段时光,当感性的冲动被所谓的理智取代,我想,我要的只是彼此平等的关怀与体贴。或许,我真的就是错在了这里。”

突然,有些释然。遇上一个喜欢的人,而那个人也能接受你,那该是了何等机缘巧合的事情。如若她愿意与你说话,与你出门,已是了对你的恩泽,就该怀了感激。亦该要知足,用心享受与她在一起的快乐时光,怎可再去奢望更多?

力量

有些歌无论什么时候听来都会让你振奋,就如这首“小さな恋のうた”
完全不知其中唱了什么,却是只听了前奏就无可救药的喜欢了。此刻,心情并非如歌的节奏那般欢快。一遍遍的重复,慢慢的心中开始舒展,仿佛注入能量一般。
好些时候,心中的共鸣,或许真的不需要惊天动地,更不必撕心裂肺。恰如其分的重复,仿佛海浪层层迭起,迎面涌来。
听着,不知怎的,想要去奔跑,想在这夏日里挥汗如雨,一切的不快都被那些汗水带走。仿佛,仿佛那样的画面才是与这音乐最契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