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什么时候做什么事情

与熟识的同事们说,等我写一篇“晚婚晚育的代价”给你。然而,此刻下定决心落笔之时,突然心中变得豁达,想要换了标题,先写些自己的故事。毕业之后就开始相亲之路,如今已是三年,却是依旧望不见尽头,其中有着太多的故事,太多的感慨。我不确定经过了这些是否真的已有了自己的婚恋观,我也更加不确定自己的种种想法是否一定是了对的。然而,很想将这些思绪慢慢梳理,写了下来,分享给同样依旧在此慢慢长路上徘徊的朋友们。

考大学那年,我的第一志愿填了上海之外天津的南开大学。为此,与父母是有很大的争执。当日,知道一定是考不进复旦、交大,同济、华师大即使能进也未必会是了好的专业。或许真的只是骨子里太要强了,义无反顾的要去了外地。近些日子与母亲说起旧事,母亲说当日是你一再坚强,母亲说她都曾去找过昔日我的班主任,自己更是还写下了保证书,说是本科毕业之后一定要回来上海。早已记不得这些,只是知道一而再、再而三的违背了最初的诺言。
大一结束的那个暑假,参加了学校组织的电子设计竞赛。不知上苍何以如此垂青自己,自己所在的那队竟是侥幸拿到了全国的一等奖。按照学校的规定,但凡获得了那个奖项都是有资格保送本校的研究生。于是,在大二刚开始的那个学期,已经知道自己能保研了。之后的日子,每日忙着去上高年纪的课。终于,在大三结束的时候,我提前毕业并保研了。读研的时间,宿舍、教室、实验室、食堂之间不断转移着。生活简单到甚至有些单调,却也是了那么平静。
从小家境不是很好的缘故,曾受到了许多的帮助,总想着该是要学了知恩图报。大三那年,去参加了学校的BBS WarmHeart板组织的每周六福利院义工活动。去的次数多了,随后成了那个板的板主,每周六组织板友去福利院陪小孩子们一起玩。那段日子是自己最快乐的时光。也同样由于组织那个活动的缘故,有机会接触到了不少很好的女孩子,甚至是有女孩子主动示好。心中亦有欢喜的,然而想着自己是一定要回来上海的,与了旁人是不太一样,朦胧的好感、欢喜皆是被那个地名掩盖得毫无色彩。最终,一一个的,都是错过。
毕业,回上海。只身一人,一如去时。却是带回了高傲,和虚长的年纪。如今会与友人说,亦是听同事说自己,自己其实是适合大学谈个恋爱,然后毕业之后就结婚的人。只是,错过了,也就真的再也没有机会找回了。

毕业工作不久,单位有机会侥幸去了世博会太空家园馆,在那里做了两个半月的工作人员。那段日子,每日用心做事,维持观众秩序,帮些观众小忙,日子过得倒也轻松。在自己岗位边上有一个可口可乐的零售车,那边总是会有两个姑娘,都是了大学快要毕业去那里实习的。日子久了,也就认识了。早晨帮着她们撑开遮阳伞,平时帮观众去她们那里买几瓶饮料,偶尔的随便聊上几句。直到世博结束,她们要离开了,被邀请与她们合影,扭扭捏捏说长得不好看,很不情愿。亦被要了联系方式,之后零星的些许联系。直到一日,有姑娘突然说,其实在世博的时候就有点喜欢自己,觉得自己做事很认真,让她觉了很踏实。虽然知道那是了一个纯朴善良的姑娘,当时却直接也就拒绝了,没有细说缘由。其实,心中只是介意她是外地,学历亦是不高。那个时候,心中还一直坚持着要找到个漂亮的上海贤惠姑娘。
随后,换了工作,只是觉了那工作是被冷落了的,没有用武之地。新的工作伊始,各方面都是不懂,很拼命的折腾了几近一年。不时的相亲,亦是依旧心怀憧憬。一而再再而三的,重复着聊天、见面、结束的故事。只因工作忙碌,倒也太多闲暇去伤感。慢慢的,工作相对进入了正规。父母念叨更加多了,相亲亦是更加频繁,直到心生厌烦。“常相常新”,也就成了自嘲的口头禅。与母亲时常抱怨都是没有合适的,亦是时常与人数落上海小姑娘的种种不是。直到前些日子,自以为与一个女孩子彼此是有了感觉,第一次的非常用心的去了追求,结果事实只是了一厢情愿。那段虐心的日子,对于上海小姑娘的痛恨几近到了无可复加的地步,逢人就说真是不知如今的小姑娘究竟都是在想了什么。那一周每日都很晚才从公司离开,每日亦是都要熬到了半夜方才肯睡下。与深交的多年好友一而再的讨论感情婚姻的话题,言语之间除去了忿恨再无其它,突然发现自己已然歇斯底里,与愤青毫无两样,俨然到了无可救药到地步。

直到昨夜,与那好友再次聊及这个话题。不经意的,为了什么是“就该什么时候做什么事情”争辩到彼此情绪失控。那好友平日一向是了情绪波澜不惊,很意外的见到了他的情绪激动。之后,似乎突然恍然大悟。于这个世界,对与错,我们都是真的太过主观,主观到决计容不下另一个人的存在。与那一厢情愿的姑娘曾说,我们到了这样的年纪依旧单身其实都是有问题,你可曾想过究竟是为了什么?那姑娘没有任何的回复。或许,她根本不承认我的命题,亦是应该也不愿去想这些罢了。
晚间,同事婚宴席上听到三个单身姑娘说及她们对于婚姻的种种看法。与了自己的,俨然是了对立。很想插嘴进去,与她们辩解一番。终究,也还是忍住。每个人都会有了自己认为对的,每个人更是都有选择自己人生到权利。
与好友争辩什么才是了对的时间结婚,我说了一堆的该要在了三十岁之前结婚生子的理由,极力想要证明当下许多人的想法都是了多么不明智。然而好友始终不愿认同,坚持着“什么时候才是真正对的时间”只是当事人自己说了算。终了,好友以股票投资作喻,告诉我说我的想法实则是想取得最大收益卖在最高点,然而,实际操作中那是决计做不到的。
人的想法是会变的,要求亦然。未来某一日,当她的想法变了,要求低了,她选择了旁人看来不怎样人却满足了她要求的人,她是会感到幸福。然而此刻,纵使她选择了旁人看来很优秀却没有满足她要求的人,她也依旧不会快乐。旁人看来决计是了错的选择,然而于她而言经历过种种,那或许却是对的。这只是了,冷暖自知。
晚间同事婚礼的晚宴上,听到新娘的母亲致辞说到了,两个人结婚在了一起,并非是1+1=2,而应是了0.5+0.5=1。是需要舍弃一部分自己,与另一半融合成了一个完整的1。或许真的也就是了这样,两人还未真正融合在一起的人,无论如何亲密,他或她也始终只是了旁人,有的也只会是自己的冷暖自知罢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