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13

结婚

昨夜,母亲说舅舅从西安打来电话,让自己给他打回去。问什么事,含糊其词说让他们什么时候来上海玩,他们说了要等自己结婚来的。随口敷衍,让他们直接来好了,等我结婚那是不知要到了什么时候。
早晨,父亲又是絮絮叨叨,说让打电话给舅舅。立时,生出脾气。喝道,又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无非想要让我舅舅来劝自己早些找了一个人结婚。自家的事情,为何非要牵扯出别人。难道今天打了电话,明天就会结婚了吗?
早饭也是全无兴致,蒙头继续去睡。
午后,去看“爸爸去哪儿”。看到孩子们因为种种误解,彼此闹了矛盾,然而不久彼此竟又是会和好如初。一时感慨。或许每个人成长的路上,都会遇上太多的挫折,让我们变得无比敏感。些许小事都会积郁心上,总不得释怀。

晚间游泳回来路上,见到路边打样的小店,一时感慨。随口与同伴说道,真是觉了上班无趣。如果可能,能有一家自己的小店多好。只是上班是了最最容易,如若当初年轻或许还是可能,随着年岁增加,是愈发不可能了的。
同伴说,其实是要看你背负的是什么,如果是上有老下有小,自然是没有可能。告诉他说,随着我们年岁增加,我们的父母肯定会愈加需要照顾,又怎么可能完全没有负担。

早晨与父母争吵后,蒙头床上,怒气慢慢消去。突然的,很想很想要去满世界贴了征婚启示,在那么上面写下埋在心中的种种苦楚。倘若的,能有那么一个人真的懂了自己,欣赏自己。那么一定要感谢上苍,要用尽了全力对她好。

离绪

手机上又新装了的虾米,想分享首歌到微信,却发现之前“微信”的地方成了“来往”。一度,觉得虾米与微信最是亲近。。。
又想起“青蛇”里的那句念白,“一生一世太久,姑娘,不可当真!”。。。“不可当真”。。。要了怎样才可当真?

转来微信朋友圈的日子,想是板着手指都可以算的清楚。突然的,又是生出了去意,莫名的这般强烈。无从梳理缘由,或许最初好奇此刻已然淡去,或许只有好友可见总觉是在悄悄的做着坏事,或许发现这里永远都只会是了独自另一世界。

不晓得,那个真正属于自己的世界在了哪里。突然觉得像极那枝无所依附的藤蔓,看了让人伤感。知道自己太过敏感,太易感伤,纤细的仿佛随时都会折断。却也怀了向往,盘绕着,总还是了向上生长。不知何时,才会不再如此悬空。或许,该是有那一日的吧。

又尽是些忧伤的文字。姑且算作对这里的结束。打算不再更新,只是这念头能持续多久,真是无从知晓。依旧会继续微博,可搜“purlvin”,如若都还不曾彼此关注。

就此也算有了交代,予人,予己。

无处安放

折腾了许久的手机,结果又是刷回了之前用得最久的系统。

陌生的喧闹人群中,发现依旧无法安放自己。

我想

我想,我一定是有强迫症的。
我想,我也一定是不正常的。
我想,我也一定是要睡了的。
我想,。。。

焦躁

临近新芯片回来的日子,不小心卷入其中。邮件和事情仿佛瞬间凭空冒了出来,其实多半的也都并非那么要紧,却是无端的心神不宁。

昨日,发现了一个要命的问题。一群的人无比紧张,生怕这一闪失弄得芯片还未回来就已知道无可救药。万幸,一番探究,总算有救。

今日,刚到公司就被叫去帮忙。折腾整个上午,毫无结论,末了竟又莫名好了,只是不知到了明日又会怎样。下午又遇上问题,亦是莫名其妙,折腾许久终极无解,心中烦躁。

晚间,师兄来出差的缘故,昔日实验室的同床一起吃了晚饭,亦有90后前来实习的小师弟。心情不佳,多半时候独自闷坐。席间,说起旧事,提及故人,都是忍不住感慨时光飞逝。

父亲说自己最近脾气极大。心中明白,却是无奈。琐事烦心,睡眠不佳,莫名焦虑,自是脾气不好。有时想要宁心独自静处,又是想要找人柔声细说心事,却是都不了了之。打算到家,会也不去开了,早早洗洗睡了。睡了明白,一切应该自会变得明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