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结婚

昨夜,母亲说舅舅从西安打来电话,让自己给他打回去。问什么事,含糊其词说让他们什么时候来上海玩,他们说了要等自己结婚来的。随口敷衍,让他们直接来好了,等我结婚那是不知要到了什么时候。
早晨,父亲又是絮絮叨叨,说让打电话给舅舅。立时,生出脾气。喝道,又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无非想要让我舅舅来劝自己早些找了一个人结婚。自家的事情,为何非要牵扯出别人。难道今天打了电话,明天就会结婚了吗?
早饭也是全无兴致,蒙头继续去睡。
午后,去看“爸爸去哪儿”。看到孩子们因为种种误解,彼此闹了矛盾,然而不久彼此竟又是会和好如初。一时感慨。或许每个人成长的路上,都会遇上太多的挫折,让我们变得无比敏感。些许小事都会积郁心上,总不得释怀。

晚间游泳回来路上,见到路边打样的小店,一时感慨。随口与同伴说道,真是觉了上班无趣。如果可能,能有一家自己的小店多好。只是上班是了最最容易,如若当初年轻或许还是可能,随着年岁增加,是愈发不可能了的。
同伴说,其实是要看你背负的是什么,如果是上有老下有小,自然是没有可能。告诉他说,随着我们年岁增加,我们的父母肯定会愈加需要照顾,又怎么可能完全没有负担。

早晨与父母争吵后,蒙头床上,怒气慢慢消去。突然的,很想很想要去满世界贴了征婚启示,在那么上面写下埋在心中的种种苦楚。倘若的,能有那么一个人真的懂了自己,欣赏自己。那么一定要感谢上苍,要用尽了全力对她好。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