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7

多村手记1

想了许久要如何开始这个手记,最终却是决定此刻凌晨3点,以这样的心境开始。。

一旁的s,终于平静下来,依靠着自己睡了。之前看着她一边哭,一边全身颤抖,语无伦次,心中是无比的心痛。。s说,明天要同一家子人视频,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们知道我们在这里过得不好,我们离得那么远,够也够不着,他们一定会担心死的。。再次想到这些,眼圈不禁又一次湿润了。

12月16日来到加拿大,住进了来之前同事m就帮着租的,公司附近列治文山的公寓。床,床头柜,餐桌,椅子,沙发都是上周同事m帮忙带去宜家,一次性买了的,也都在圣诞节前送到,自己装好开始使用了。家中的宽带也已装上,再也不必每天一早6点出门,四处去蹭wifi给国内的父母微信语音视频联系了。

这里天气也终于在圣诞节顺利进入了零下十多度的冰冻模式,再也没有转暖的迹象。接连3天零下十多度,走20分钟的路上班下班。冷是很冷,不过却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恐怖。冰箱里屯着从沃尔玛和cosco买了的各种吃食,一两周,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太大问题。这里的生活,俨然已是日趋正常。

却是这周初,得知拆违的人终于找上门来,说是要将我们的阳台缩回原来的模样。为了拆违的事情,父亲和母亲争执不断,母亲为此亦是每日去找城管、街道,四处奔波,焦头烂额。自己知道了,却也无计可施,痛心疾首,很是不忍母亲这般年纪还要如此操劳。。几次都想立即飞回家去,替他们分忧,却也都不了了之。。只能每日打电话回家,聊以安慰罢了。。当听母亲怒气冲冲说到,城管态度无比强硬,只能忍气吞声之后。关了灯独,自在黑暗里坐了许久。一来怨恨国家机器的无情,再是痛恨自己的弱小和无助,有度怨恨国内没有人权,干脆将来入籍加国算了。然而,一切也都只是一时念头罢了。。也真的注定了自己成不了什么大事。。

家中拆违的事情,让自己仿佛热锅上的蚂蚁,焦虑不已。却又相隔万里,尽是有劲无处使的无力和挫败。今天与s因为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发了一通的脾气,早饭没吃中饭亦是没有带去公司,晚上又是一番脾气,独自睡了沙发。夜半被叫醒,再是纠缠。s被自己说得痛不欲生,精神已然崩溃。。从她那歇斯底里的自责里才知道,如今她每日在家都是无比孤独,自己下班回家还要继续加班,让她无比想上海的家,想她的爸爸妈妈。。陪了她许久,刚才让她平静,有了最一开始说及的那些。

此刻自己心中满是自责与无力,明明知道自己情绪很易失控,却也还要那样毫无遮拦的去伤害s。心中想要努力帮着远在上海的爸妈,却依旧在他们彼此争执的时候火上浇油。。一二再而三,觉得自己无比没用。。曾与友人说及,s的独立能力很差,过来这里就是希望我们能独立生活,让彼此学会长大。其实自己又何尝不也是一个孩子,多么任性,多么肆意妄为。很感激s的包容,容忍我那样糟糕的脾气。想起每次吵架之后,s自言自语的说要包容我,两个人不能都争。此刻不禁眼泪又从涌了出来。。

适应新的地方、新的环境,固然无比艰难。想起刚来那些日子,与s一早5、6点就出门,联系在上海的父母,去沃尔玛买吃的。零下近十度,一天也可以走个十多公里。那些日子,虽然辛苦,两人一心,却也是幸福。记得分明,s说“昨天我们学会了过马路,今天又买会了在沃尔玛买水果,好开心啊”。真是印证了,两人同心其利断金。

晚上的时候听母亲说,拆违的人已经去了家中拆墙。s的爸妈也一早帮着一起去了,下午他们又匆匆赶去莘庄家庭聚会,着实辛苦。s爸爸还发给自己几张现场的照片,说是之后几天还是会去帮忙,心中无比感激,也是心安少许。说是3天即可完成,拆墙、重砌、装窗。如今正是冬天最冷的时候,只是盼望早些了结才好。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