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家园手记(续)01

昨日傍晚见到上次三尖驴友的朋友圈里说,今日要去上海儿童福利院做义工,尚有少许名额,赶紧留言要了名额。今日一早急匆匆出门,一路小跑去了地铁站,去那从未去过的中春路。回来路上,问起别人,竟是提前报名一月有余。

早晨9点半开始,11点结束。两间屋子,一间孩子大些、活泼些,另一间小些、身体缺陷明显些。陪孩子玩,给孩子喂饭。伊始被提醒的注意事项,不可拍照,不可随便给孩子吃东西,不可随便带孩子出去。与学校时,WarmHeart俨然是了一个模样。
一直在了孩子小些,身体缺陷多些的屋子。比之昔日见着关爱室里插着吸管的孩子,也还是要轻松很多。坐下,孩子们簇拥到了身旁,喊你“爸爸”或是“妈妈”。一时所措,随即也就乐颠颠的挨个问,叫自己什么。再是问孩子名字,抑或更多,多半言语模糊,要么就是不再作声。而那“爸爸”,“妈妈”,却叫得那么清楚,动人。

问了不少孩子的名字,而记得却只有那个小小女孩,“娇娇”。不知娇娇几岁,小小的,小小的,却是那么精致。伊始,坐在她的身旁,她只是把她的小手放在自己手上轻轻点着手指,亦是随着她的节奏舞动手指。末了,娇娇也是学着别的孩子,用她的小手拍自己的手,却始终都是了轻轻的。
娇娇是被放在围栏的床上的孩子,不敢轻易抱她起来。终了,将她抱起。她竟是紧紧的贴在了自己胸前,亦是将她的小脸贴在自己的脸边,那般的亲密。久久的,不曾动上一下。那一刻,不知为什么,感觉是了那么特别,仿佛与她是有着某种契合。
后来,喂饭时间,被安排去给别的孩子喂饭。听到阿姨们说,就是只有娇娇没有人喂,不时转过头看她,心中焦急不已。只见她扶着围栏,在转角站着。不哭不闹,只是那么静静站着,看着这个世界。给自己的孩子喂饭完毕,见到有阿姨正给娇娇喂饭。于是也凑了过去,请阿姨让自己给娇娇喂饭。见她小小嘴张开,勺子上的饭吃进一半,又是留下一半。漫不经心的嚼着,仿佛吃饭俨然是了一种消遣。又见她咬了勺子怎样不肯松口,好是费力一番功夫才从她嘴里把勺子抢了回来。

还在同娇娇斗智斗勇的时候,别的孩子都已吃完了饭,上床准备午睡。别的志愿者,也收拾了东西,准备离开。
离开时,没有同娇娇道别,不知她作何感想,只是着实不习惯与人告别。看着娇娇又是独自立在围栏的转角,目光留在她身上许久,犹豫是否该同她挥挥手。终是扭头,转身,出门。随后的片刻,惆怅,却忍不住的涌上心头。

Advertisements

结婚

昨夜,母亲说舅舅从西安打来电话,让自己给他打回去。问什么事,含糊其词说让他们什么时候来上海玩,他们说了要等自己结婚来的。随口敷衍,让他们直接来好了,等我结婚那是不知要到了什么时候。
早晨,父亲又是絮絮叨叨,说让打电话给舅舅。立时,生出脾气。喝道,又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无非想要让我舅舅来劝自己早些找了一个人结婚。自家的事情,为何非要牵扯出别人。难道今天打了电话,明天就会结婚了吗?
早饭也是全无兴致,蒙头继续去睡。
午后,去看“爸爸去哪儿”。看到孩子们因为种种误解,彼此闹了矛盾,然而不久彼此竟又是会和好如初。一时感慨。或许每个人成长的路上,都会遇上太多的挫折,让我们变得无比敏感。些许小事都会积郁心上,总不得释怀。

晚间游泳回来路上,见到路边打样的小店,一时感慨。随口与同伴说道,真是觉了上班无趣。如果可能,能有一家自己的小店多好。只是上班是了最最容易,如若当初年轻或许还是可能,随着年岁增加,是愈发不可能了的。
同伴说,其实是要看你背负的是什么,如果是上有老下有小,自然是没有可能。告诉他说,随着我们年岁增加,我们的父母肯定会愈加需要照顾,又怎么可能完全没有负担。

早晨与父母争吵后,蒙头床上,怒气慢慢消去。突然的,很想很想要去满世界贴了征婚启示,在那么上面写下埋在心中的种种苦楚。倘若的,能有那么一个人真的懂了自己,欣赏自己。那么一定要感谢上苍,要用尽了全力对她好。

离绪

手机上又新装了的虾米,想分享首歌到微信,却发现之前“微信”的地方成了“来往”。一度,觉得虾米与微信最是亲近。。。
又想起“青蛇”里的那句念白,“一生一世太久,姑娘,不可当真!”。。。“不可当真”。。。要了怎样才可当真?

转来微信朋友圈的日子,想是板着手指都可以算的清楚。突然的,又是生出了去意,莫名的这般强烈。无从梳理缘由,或许最初好奇此刻已然淡去,或许只有好友可见总觉是在悄悄的做着坏事,或许发现这里永远都只会是了独自另一世界。

不晓得,那个真正属于自己的世界在了哪里。突然觉得像极那枝无所依附的藤蔓,看了让人伤感。知道自己太过敏感,太易感伤,纤细的仿佛随时都会折断。却也怀了向往,盘绕着,总还是了向上生长。不知何时,才会不再如此悬空。或许,该是有那一日的吧。

又尽是些忧伤的文字。姑且算作对这里的结束。打算不再更新,只是这念头能持续多久,真是无从知晓。依旧会继续微博,可搜“purlvin”,如若都还不曾彼此关注。

就此也算有了交代,予人,予己。

无处安放

折腾了许久的手机,结果又是刷回了之前用得最久的系统。

陌生的喧闹人群中,发现依旧无法安放自己。

我想

我想,我一定是有强迫症的。
我想,我也一定是不正常的。
我想,我也一定是要睡了的。
我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