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Tag Archives: dram

玻璃心

周五去上话看了话剧“艺术”。三个男人,鸡毛蒜皮的小事,却是闹得彼此不可开交。同看的小伙伴说,于他而言,只是看到了三颗玻璃心。
曾想去写下长长的评论,终究也只留下了“三个男人的故事,每个男人的影子”。或许,其实每个男人心底亦都是了脆弱与敏感,只在于是否愿意予人见罢了。小伙伴说,他也曾有一颗玻璃心,只是早已碎成了渣子。。。

下午接到大学好友的电话,闲聊之余又是说及个人问题。他说,你看你都30了,我都31了。你赶紧来北京吧,我能给你介绍好多呢。只是笑而不语,其实心中清楚得很。介绍多少都是没用,只因有着一颗太过敏感的玻璃心。
晚间鼻酸头痛,却也依旧去了游泳。小伙伴说,既然感冒那就等过两天再游好了。笑了说,只要活着就要来游。答应了的,总是该要努力做到,即使无比辛苦。

随口同小伙伴说,年后干脆去征婚算了。小伙伴追问,当真。说,太累了。与姑娘交往,总要闹心的找话题,想着安排周末去约人家。别人也还爱理不理的,自己亦是过得很忙亦是压力很大,何必呢?如若真是有强烈结婚意愿的人,该是会多少反应积极些许。征婚倒也来得直接,如若两个人彼此觉得可以,那就该彼此努力着了解对方多些,磨合多些。彼此体谅,彼此分担,不该让一方总是受了折磨。

小伙伴说,你最主要是只找上海的。上海的姑娘多半是各种作、各种挑,好的老早都嫁人了。然而知道自己从小经历的人,或许该是知道于这城市着实有了太多的纠葛、太多的情结。曾有大学同学出差来,听了这些骂自己太过功利。或许,两人在一起真是该彼此喜欢的感觉胜过一切。。。然而,真的只是希望能让自己未来的家庭幸福。与同事说,最理想的是夫妻两人自己住,然后与一方的父母住在一个小区,另一方的父母也住得不算太远。平日里可以去一方父母家吃个晚饭什么的,周末里去了另一方的父母家。要不了多久,我们的父母都会愈发上了年纪,都是需要人照顾的。。。
只是,真的可以有一个她愿意与你同甘共苦、白首不相离吗?能让你的一颗玻璃心变得坚硬,不再去畏惧一切了吗?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