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Tag Archives: Family

好运

年会上,最后一刻,中了最大老板的红包。上台,微笑,领奖。心中却无欢喜,平静的,真仿佛是了一滩死水。
去年抽奖,心跳总会不争气的加快。末了空手而归,忍不住的还会愤愤。而如今,竟是可以漠不关心的端坐径自去吃面前的菜。
小伙伴说,他也就是对吃还有点追求。而自己,对吃都没有追求,所以是会过得迷茫、不快。想起大学的一位师兄说自己,也就是了心事太重,所以总不能快乐。很好的一位师兄,毕业之后却是彻底断了联系。突然想起这些,不禁有些惆怅。

台上领下红包,若非同事催促,恐怕都懒得拆开数数究竟放了多少的钱。回家,也就随便的丢在了桌上。两日后,母亲见了问起,方才说是中奖。
同事和母亲都说这是好运。却是不知怎的,对此怎也打不起精神。或许,得了期待已久的东西,那才算是好运吧。

同事早晨问,究竟想要找什么样的媳妇,说是有人也刚好找他帮忙介绍。只是笑而不答,其实知道自是说不明白的。见过许多的姑娘,自然也曾动心,只是那鼓起的热情一次次被浇灭之后,剩下的只有隐隐的痛。一句“祝你幸福”,就能写得自己胸口酸楚,眼眶湿润。
所有只错在了自己的懦弱和虚荣,其实早已知道的最最清楚。却也无奈,一旦受挫,立时是会绝望。忍着心中的痛,扭头走开,让自己消失不见。总觉了再去与人联系,仿佛是自我作贱一般。多少次,多少姑娘,都是如此错过。唏嘘,却也依旧是了这样。
如若说今年自己真的能有好运,如若说依旧还什么是有所期待,只求能生命中的她可以进入自己的世界,能姑息了自己的懦弱,能让自己变了坚强,对这世界重怀有梦想。

Advertisements

玻璃心

周五去上话看了话剧“艺术”。三个男人,鸡毛蒜皮的小事,却是闹得彼此不可开交。同看的小伙伴说,于他而言,只是看到了三颗玻璃心。
曾想去写下长长的评论,终究也只留下了“三个男人的故事,每个男人的影子”。或许,其实每个男人心底亦都是了脆弱与敏感,只在于是否愿意予人见罢了。小伙伴说,他也曾有一颗玻璃心,只是早已碎成了渣子。。。

下午接到大学好友的电话,闲聊之余又是说及个人问题。他说,你看你都30了,我都31了。你赶紧来北京吧,我能给你介绍好多呢。只是笑而不语,其实心中清楚得很。介绍多少都是没用,只因有着一颗太过敏感的玻璃心。
晚间鼻酸头痛,却也依旧去了游泳。小伙伴说,既然感冒那就等过两天再游好了。笑了说,只要活着就要来游。答应了的,总是该要努力做到,即使无比辛苦。

随口同小伙伴说,年后干脆去征婚算了。小伙伴追问,当真。说,太累了。与姑娘交往,总要闹心的找话题,想着安排周末去约人家。别人也还爱理不理的,自己亦是过得很忙亦是压力很大,何必呢?如若真是有强烈结婚意愿的人,该是会多少反应积极些许。征婚倒也来得直接,如若两个人彼此觉得可以,那就该彼此努力着了解对方多些,磨合多些。彼此体谅,彼此分担,不该让一方总是受了折磨。

小伙伴说,你最主要是只找上海的。上海的姑娘多半是各种作、各种挑,好的老早都嫁人了。然而知道自己从小经历的人,或许该是知道于这城市着实有了太多的纠葛、太多的情结。曾有大学同学出差来,听了这些骂自己太过功利。或许,两人在一起真是该彼此喜欢的感觉胜过一切。。。然而,真的只是希望能让自己未来的家庭幸福。与同事说,最理想的是夫妻两人自己住,然后与一方的父母住在一个小区,另一方的父母也住得不算太远。平日里可以去一方父母家吃个晚饭什么的,周末里去了另一方的父母家。要不了多久,我们的父母都会愈发上了年纪,都是需要人照顾的。。。
只是,真的可以有一个她愿意与你同甘共苦、白首不相离吗?能让你的一颗玻璃心变得坚硬,不再去畏惧一切了吗?

父亲出门

周一回家,就听父亲说同一连队的同事走了,今天要去龙华殡仪馆。昨天晚上,母亲回家时特意去了家乐福超市,帮父亲买了几瓶盐汽水,说天太热要喝的。又是准备了一条毛巾,一个小包,俨然父亲要出远门的样子。今天一早,母亲又是从她的包里翻出101块钱,还用白纸给包好了,交给父亲。
早晨出门,父亲刚好回来。也不知是否受了母亲的感染,竟会嘱咐了父亲如果不认路了要问人,路上要小心。很是难得。
从家去殡仪馆,出门直接坐地铁,然后换乘一下,下车没几步路应该也就到了。地图上,一个小时都是不要。却不知为了什么,父亲今日的出门是会这般隆重。说不清是去的地方是让人不禁小心翼翼,还只是父亲着实真的出门太少。
晚间回家,进门见到父亲像了往日一般躺在床上,眉头不禁是会舒展。同母亲开玩笑说,父亲还不错,总算摸回来了。近些日子,晚上回家都是电视关着,家中很是清净,说不清是否父亲出门这事引起了太多的感慨。晚间一边吃饭,一边同母亲闲聊。问到父亲出门的事情,冷不丁的,父亲也是会插上几句。简简单单的,却忍不住会生出温馨的感觉。

曾与友人说及父母相识的故事。那也是了一次同母亲深谈,母亲感慨之余方才说出的。其实当日,母亲并非真的看上了父亲。然而,迫于无奈才是走到了一起。转眼,自己都已要三十了。他们两人平日虽是磕磕碰碰,别扭不断。然而,这么多年同处一个屋檐下,其实彼此心中都已印下了对方。爱与不爱,好与坏,又都算得了什么。
早晨读到一篇文字,说的是爱一个该是怎样。读后,随即转去了微博,并附上这些文字。

“如若以文中来界定,我想,我是决计不曾爱过。只是,无条件的爱,或许是有年纪的约束。过了那段时光,当感性的冲动被所谓的理智取代,我想,我要的只是彼此平等的关怀与体贴。或许,我真的就是错在了这里。”

突然,有些释然。遇上一个喜欢的人,而那个人也能接受你,那该是了何等机缘巧合的事情。如若她愿意与你说话,与你出门,已是了对你的恩泽,就该怀了感激。亦该要知足,用心享受与她在一起的快乐时光,怎可再去奢望更多?

争吵

一早就被父母的争吵弄醒。只因父亲泡了肥皂粉后手洗羽绒服,母亲看不过,说还要放金纺。父亲不服,说他的事情不要别人管。鸡毛蒜皮的小事,两人也是争论不休,末了母亲摔门上班去了,总算世界清净。

晚了一点,同父亲说起这事。父亲忿忿的说,要用洗衣机洗母亲不让,说去年也是他手洗的。我说,明明是自己让他用洗衣机洗他不要的,怎么又推到母亲头上。父亲说,是母亲不讲理,去年就是母亲提前把金纺什么都泡了好了他手洗的,为什么今年她不泡了。我说,明明是他口口声声说他的事情不要别人管,那别人为什么还要管你。没说上几句,也是彼此争辩起来。不过好在,平日与父亲交流很少,没有宿怨可追。末了,也就彼此沉默。

过了一会,隐隐觉了有些不妥。无所事事的转了一圈,终究坐下说要喝水。父亲说,没水了吧,要烧上一点。语气平和,这才放心下来。突然想起充话费的两桶食用油还没领,知道父亲最好占了这样的便宜。于是赶紧同父亲说了,亦是从手机上抄下密码给了父亲,让他去领。父亲一会问要去哪里领,念叨着哪里哪里也有那家超市。一会又让写下什么原因领的,说怕忘记。心中有了事情惦记,早先与母亲争吵的怨气,似乎也随之消失无踪了。

又想起昨夜忘记问母亲家中是否还有罗汉果。昨日听同事说嗓子不好,知道母亲说那个最有用,想着家中如果有,就拿上一两个带个同事。于是打了电话问母亲,母亲第一句话全是不满。不知是否早晨与父亲争吵尚未消气,还是早先因为电话的事情与母亲有过争执依旧心怀不快。电话中略过不满,直接说及缘由。母亲听了,语气随即缓和,说是菜场就有买的云云。寥寥数语,俨然觉得母亲情绪已是好上许多。

不知怎的,是会想起母亲两次争辩,气得满脸是汗,全身颤抖。一次是了交物业费时被冤枉少给20块钱。一次是了说她不听自己电话,直接挂断。父母年纪都是大了,突然发现负面情绪于他们而已,都会积郁许久。且都是了血压高,频繁的争吵着实让人有些担心。

"My life is brilliant."

“My life is brilliant.”
James Blunt – “You’re Beautiful”
歌的起始,就是了这句,亦还重复了两次。
见到有人评论说,这首歌唱的是个伤感的故事,却用了这个句开头,
反复的听着。一边边,吉他声响起,“I will never be with you.”,又陷入寂静。

昨日,微博上逐个看过依旧关注自己的人。
但凡认识,又是一个个重新加回了关注,加上标签,“新宁”,“格致”,“南开”,“AMD”,“友人”。
她曾不经意的问,就是因为如今没了联系,微博才该关注的,为什么要移除呢?
是了,本不该移除的。不该做了狭隘的人,真的不该。

今日,母亲本是约了同事去七浦路帮自己买衣服。
各种的原因,答应去的人又都不去了。母亲叹息,老了就没用了,人还没走茶就凉了。恼怒,也不愿去了。
见了不忍,陪母亲周围小店看看。母亲觉了太贵,坚持着还要去了七浦路。终究,还是一路陪着。
一个午后,跑前跑后,母亲看的、买的只是给了自己。
母亲说,这是了最后一次帮自己买衣服。之后,就该轮到你的老婆。
没有言语,只是默默的走在一旁。

不会挑衣服,亦是不会讨价还价。只是坚持着自己付了钱,然后将东西尽数拎在手中。
母亲说要帮着分担些,执意拒绝。因为,只有那是自己会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