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Tag Archives: murmur

苦涩

“生命的成长,总是带着苦涩。”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瞬间脑子里会有这么一句话。

周六,法定的工作日,却是莫名的空闲。心中的惆怅,不禁悲伤。
窗子外的阳光是了如此明媚,树枝随了风轻轻摇动。隔着窗,丝毫不觉风的痕迹,屋内永远都是温暖的。
仿佛,永远的是与外面的世界隔开。永远的,只在了自己安适的世界。

心中,似乎永远都是不快的。想起那句“人生苦短”,此刻是了,“多是苦的,更是很短”。
却不知为什么,身边的那几盆的花长势竟都很好。随手栽下的两棵葱,竟也已郁郁葱葱。
真是羡慕它们,倘若也一样,没有心,是否也可以一样快乐生活?

或许,心中都早已满是了苦水,才会身体各处都变得不正常。
想找人把心中积郁的苦水都倒一倒,却又不知可以去找了谁,更不知要如何启口。
是了枚陀螺,被牵引着去了这里,那里。更多的时候,只是自顾自习惯性的原地转着。
世界,仿佛早成了灰白,只剩下那一个个的圈圈。

我说,我一定是有抑郁症的。被告诉说,抑郁是无药可救的。
那么,我想我也一定是了无药可救。

不完满

突然的,发现时间变得无比漫长。
此刻的办公室里,一层这半边的另一个人似乎也没了声音。仿佛某日的夜半,只是窗外却还依旧明亮。
离最早的班车还有1个小时多些。早晨来时,在想或许今天可以去了发了一条微博。“末班车来,头班车走。这样的日子,想来也不该算作懈怠吧。”该是能够做到了。只是,那又如何。

最近的日子,心境一直都是在了低点。工作的忙碌,情感的纠结。
昨日去了体检,突然听大夫说右肾积石。一时恍惚,仿佛是在说了旁人。问平日疼不疼,回答还好不怎么痛。回去之后,方才意识是有些隐痛。仿佛那积石,听医生说了才有一般。
额前的头发秃了,有颗牙还缺着要补,右膝一直的作痛。胸口感觉很不好,腰椎、颈椎总会酸痛。平日多半脑袋昏昏沉沉,终日觉了疲惫不堪。无精打采的,郁郁寡欢,仿佛这个世界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早晨地铁上,对面坐了一个拖了行李箱回家的年轻姑娘。神采飞扬的,满是活力。见了,不禁摇头苦笑。花未开,已先谢。俨然已是到了暮气沉沉。

期望能遇见美好的她,期望能拥有幸福的生活。
只是,究竟会了怎样?不经意间,已在期望中老去。你是再也无法成为那期望的人了。身体的伤痛,内心的缺陷,纵使努力。忍不住的,悲伤涌上心头。
未来,该是怎样?呆坐,一片的空白。许久,许久。

结婚

昨夜,母亲说舅舅从西安打来电话,让自己给他打回去。问什么事,含糊其词说让他们什么时候来上海玩,他们说了要等自己结婚来的。随口敷衍,让他们直接来好了,等我结婚那是不知要到了什么时候。
早晨,父亲又是絮絮叨叨,说让打电话给舅舅。立时,生出脾气。喝道,又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无非想要让我舅舅来劝自己早些找了一个人结婚。自家的事情,为何非要牵扯出别人。难道今天打了电话,明天就会结婚了吗?
早饭也是全无兴致,蒙头继续去睡。
午后,去看“爸爸去哪儿”。看到孩子们因为种种误解,彼此闹了矛盾,然而不久彼此竟又是会和好如初。一时感慨。或许每个人成长的路上,都会遇上太多的挫折,让我们变得无比敏感。些许小事都会积郁心上,总不得释怀。

晚间游泳回来路上,见到路边打样的小店,一时感慨。随口与同伴说道,真是觉了上班无趣。如果可能,能有一家自己的小店多好。只是上班是了最最容易,如若当初年轻或许还是可能,随着年岁增加,是愈发不可能了的。
同伴说,其实是要看你背负的是什么,如果是上有老下有小,自然是没有可能。告诉他说,随着我们年岁增加,我们的父母肯定会愈加需要照顾,又怎么可能完全没有负担。

早晨与父母争吵后,蒙头床上,怒气慢慢消去。突然的,很想很想要去满世界贴了征婚启示,在那么上面写下埋在心中的种种苦楚。倘若的,能有那么一个人真的懂了自己,欣赏自己。那么一定要感谢上苍,要用尽了全力对她好。

不出声

微信的moment上突然见到了下面这一段话。

“国庆节前清理微信好友活动现在开始,无论是谁,如果不回复我这条信息或者点赞,一律删除,截止到2013年9月30日午夜12点。请各位认识我的人打个招呼!”

读到,立时觉了有些荒唐好笑,转念又仿佛遇见了自己。敏感,自卑,怯懦,自以为是。

一日下班,地铁上听到两个人聊天。说及某人外表很高傲,实在内心很自卑,却又什么都挑,怎么可能嫁出去。听到这些,竟是不由心惊。
忍不住又想起前日看的电影looper中的女主角拿着枪一副霸气十足的模样,然而真当有了流浪汉出现,一步步逼近,竟是吓的跌倒在地,只会朝天放了空枪。
亦是记起关于自己星座的描述,平日挥了两只大钳子,不可一世的模样,然而一旦遇挫,就会立刻躲进自己的壳中去。
曾有姑娘说,觉得自己太过强势,让她觉了不太舒服。前日去参加公司有效沟通的培训,多半时候都是保持沉默。很零星的会有出声,随口问了一句,“难道没有别的选择了吗?” 不知为了什么,培训师竟将这句话写下,问大家可否意识到这句话所表达的意思,其实是在否定,是在驳斥。亦说,倘若演讲时候,真被如此问了,是会非常难堪,非常棘手。是了,不经意间,自己总会就是了那么一个棘手、难于亲近的人。

已是太久没有过来书写,亦是太久没有静静坐下梳理心绪。微博上,三言两语的牢骚,发出去是那么的容易,却又是了那么焦躁。自以为是在与人分享,自以为有人是会看到。其实,都是“自以为”罢了。
前些日子,与阔别的高中同学小聚,听他说起他的女友。他说,她俨然就是了他很小时候心中女神的模样。而他亦是知道他不帅,亦是没有太多出众的地方,真想不明白怎是会看上他的。于是后来,他问了这个问题。她说,那日玩桌游的时候,看到他不停的帮别人倒水,觉得他或许该是会懂得照顾人的,所以愿意同他接触试试。末了,同学感慨良多的规劝,别看只是倒杯水,说不好就会不太一样。
亦是感慨良多,你永远不知道别人看到的会是了什么,更是无从左右的想法。或许,唯独闭上嘴,埋头走了自己的路才是最好。

独白 to Mary

Hi Mary,

Mary,是你QQ上的昵称。即使一年前见过之后的放弃,早已将你从好友中移出。即使四周前,再次存下你的手机号码被推荐了你的QQ,却也依旧没有再次加回。虽然也很喜欢你现在的昵称,YUKI。然而不知为什么,当决定给你写些文字的时候,依旧是会写下早先的名字。或许,只是因为那其中是藏了往昔的记忆,藏了不曾启齿的情愫。

依旧记得,第一次见到你的模样。那一日,你穿的该是件晚礼服吧。露着后背,应该也是没穿内衣的吧。只记得你不时的要提提衣服,生怕走光了。头发是盘在了一起,很好看的样子。鞋,露了一点脚趾的,也是了那么精致。第一次,见到的你,是了那么的优雅。坦诚的说,从那时就对你生出些许的欢喜。你说,那是你第一次相亲。从你的衣着,即知你自然是花了一番心思的。然而,我。。。

那一日见过之后,晚上你也就再也没有上过QQ。而那之前的一周,每日晚间8:30都会上一个小时的。知道,自然是见面的结果不理想罢了。。。那之后的一个周末,独自去了南汇的屋子,心中悲伤,写了一篇小小的文字“花与叶”。以你喻花,自己作叶。自知是配你不上。叶飘而落,终究也是一声叹息罢了。再后来,曾有一日告诉你说自己是有写字习惯的,还告诉了你blog的地址。你说,你是回去看的。然而,我想,你多半是不曾看过。或者,即使看了,也多半草草扫过罢了。。。

后来,告诉你说。第一次见面末了,本来是想送送你的。却见到你突然躲至一旁接起电话,完了就说有朋友等着,不让送了。恼羞成怒,转身也就走了。你听罢质问,是否觉得还特意安排了第二场。其实,我只是猜那多半是了另一个男子的电话,吃醋罢了。。。

在我们见过面后,从母亲那里听到反馈,说你觉得我是工作狂。其实,当日听了也就觉了蹊跷。上上周,言语间多少提及帅哥之类。其实也太过平常,你的家境很好,人也生得好看。而自己。。。其实后来,也还是零星听到一些关于你的消息。说是有个你父亲同事的儿子,追你追得厉害,然而你说人家花心,就是不肯。亦是听说,你其实是喜欢上了一个外地小伙,然而你父亲又坚决不同样。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其实就是我们见面不久。想必我们见面之时,你与他就已认识了吧。。。

时隔一年后,我们再次坐下。我给你讲我相亲的故事,然后问你的情况。你草草说,后来只相过一个,一直都是单身罢了。不知怎地,是会想母亲说及你喜欢上一个外地的小伙。想要问你,然而,然而终究没有说出口来。

那一日,我给你讲我相亲的故事、家族的种种。我们相视而坐,竟然坐了整整5个小时,这是决计是我单独与女孩子在一起最长的时间。事后,与同事说起。同事说,人家都能陪你这么久,那一定是对你有意思了,你还不追。也正是同事的这话,我犹豫再三终于去约你去看了那场在我生日里的话剧。虽然口口声声说从来不过生日,然而那场话剧的日子其实是我很早以前就刻意挑了的。那次,亦是了我第一次正式主动约一个女孩子出来。那次时隔一年的约见,本来真得的只是想要咨询一下理财的种种。那一日,带去的除了那本“富爸爸穷爸爸”,还有我的工资单、信用卡和所有存款的明细,只不过后来不曾拿予你看罢了。

你可知道,那日话剧结束,问你是否愿意陪我一起帮我母亲买项链,心中是多么忐忑。当突然见到你说,有空的时候,又是了何等的欢喜。然而,当项链买完之后,似乎世界有变得不同。仿佛,就是了那日相亲初见。你可知道,我多么希望你能主动问一下,我母亲的生日抑或那项链种种。然而,然而什么都没有。更是当周三告诉你说,要谢谢你,想约你出来的时候,你说那个周末决计不行。接连三个周六都是与你度过,仿佛有了习惯,突然被告知没空,心中是了何等的失落。那个周末两日都是窝在家里,浑浑噩噩的不知怎么过了。。。

不经意在你的微博上看你闺密约你周日出去,你很干脆的回答了“好的”。不禁想起,几次约你,你都说要等周三再给我答案。即便上周答应了的这个周末,周日忍不住的列了几个活动给你来选。即便今日问起,你说是有点忙,亦说等选好了告诉我。明天,就又是周三了。然而,那几个选择真的这么困难吗?你可留意其中一个只有这个周末演出,是需要提前订票的。。。

好些时候,真得不愿去想太多负面的。然而,依旧是会忍不住的。周三。。。想来一定是别的人有了什么约定,更加的重要,更加的用心。。。其实,也是正常。

其实,真的不知,于你而已,自己又算了什么。或许,或许只是稍微有些好感的朋友罢了。。。只怪自己走得太远了,想得太多了。。。

依旧单身,父母都是很急,终日催着。其实,也是理解他们。他们年纪都大了,希望我能早点成家有了孩子,他们都是希望能早日抱上孙子的。昨天,同大学实验室关系最好的师兄师姐在聊天,意外听到我那师姐流产了。她是2月才知晓怀孕了的,那时已快3个月了。5月,竟又自然流产了。与她是用公司的communicatior上打字,所以见不到她的表情,然而我知道那一定会是了无比遗憾和伤心。她告诉我说,他们在北京每个月产检,我师兄都要4点起来去排队,然后她一个人自己7点坐地铁过去,无比辛苦。后来又说,他们商量争取半年里再怀上,并且要申请回天津去在家办公。在这接下来的一年,把孩子先养下来。我们team里,坐我旁边,被我们叫菲姐的姑娘,今天也去办买房手续了。在家她母亲家的边上,又买了一套。曾与她聊过,说就是希望能自己有一套房子,然后应该也是该考虑要孩子了。

与我自己而言,其实也是急的,也是希望能早些找个喜欢的、又合适的人,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想起上周不经意看到“百里挑一”里有个北京的姑娘,说看到周围的人都结婚了,都很幸福。而她每天都是一个人,去公司上班,下班回家,很孤单。

那日邀你去看的“万尼亚舅舅”,买的时候其实是一道买了四场,大致都是隔了3月。最后的是一部音乐剧,叫了“I love you”。看过介绍,说那部音乐剧最适合用来求婚。其实亦曾心怀憧憬,能找到那么一个她,可以一路走去,到了那日音乐剧后向她求婚。。。然而。。。

我母亲不知从哪里装来了一袋凉茶,说是里面有菊花、冰糖,喝了对嗓子很好的,一定要让我送给你。如果你看得上眼的话,我什么时候就拿给你,算是谢谢帮我妈挑了那条项链。至于早先我列给你的那5个活动,如果无意,大可算了。。。上个周末,直至今日,这般心中情愫的折磨着实太过难过。

这些文字或许在一年前,就该写予你的。真的不知为什么,当日心痛之余,删了你的手机号、QQ号,依旧是会留着微博。。。那日你笑我,很爱给别人写东西。那只是因为,我太过敏感,心中太易蓄积消极。写下心中藏的故事,也可借此放下。只不过也都太过真实,拿予别人看了,多半是会接受不了。

无论怎样,决定写了,也就已有觉悟。无论你看过,会是怎样反应,这都是了藏于我心底最真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