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多村手记3

原本该是继续之前第一次进城的话题说完,只是每日忙碌,很难找到时间慢慢将那次经历梳理干净。反倒是日子过得飞快,当下的再不抓住,俨然也就又成了欠下的旧账。。

前些日子,多村寒冷,号称历史罕见的极寒天气。很感激上海的同事微信群中问及,虽是简单一张外媒报道截屏,“多村竟是比火星还冷”。一直没空好好回复,其实也曾看到那样的报道,只是并非觉得真的那么冷。或许只是早在上海之时就已早早打下预防针,多村会非常非常的冷,因而带了无比多各种冬日保暖的衣物。真是遇上这里的严寒,一则这里所有的室内都有取暖,基本都有25度左右,二来户外也不会待得很久,再加上提前有了准备,反而并非觉得那么冷了。或许好多事情都是那样,真是提前做好了心理准备,有了最坏的打算,再坏的事情遇上了,也没有觉得那么可怕。

如若说,“多村比火星还冷”之时,多村并非赶紧真的那么寒冷。前几日的北极圈寒流着实让人心生畏惧,公司也是发了寒流预警邮件。那一日晚间,两个同事都是前来问候。一人说自己穿的有些单薄,另一人说当晚送自己回去,还劝自己第二日直接在家办公。虽是婉言拒绝,心中依旧暖暖的。那一日回去也着实是感觉冷了的。冷,并非是在气温,而在那强风,冰冷刺骨的寒风。同样温度,甚至更低温度,没有这强风,其实也怎么觉得冷的。也是难怪,这里会更看重加入了风动指数的体感温度。好在,这样的极寒也就2、3天,昨日竟然已到了0度,看到天气预报,周四更甚全天3~6度,虽然再之后,立即又调入零下十多度。看到昨日报道,说多村的天气俨然就是在做过山车,竟是能有30度温度骤变。。

其实相比早已心里准备的温度而言,更加艰难的反倒是两人的生活。为了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每日都要争吵。昨夜更是几近崩溃,S已然将她所以东西反了出来要走。看到S每日过得兢兢战战,心中着实不忍。听她说已然非常努力,然后看到各种事情都做不好,依旧是会忍不住的说她。。两人相处着实太难,尤其在这异国他乡。。

Advertisements

多村手记2

31号与s第一次进了城,也是第一次坐公交。一早8点出门,先从家门口坐了York Region的YRT viva purple, 然后在Richmond Hill换了viva blue,之后在Finch再换上了downtown TTC的 subway line 1,先后折腾一个半小时才进到城里。

这边的公共交通姑且还算便利,不过要同上海的地铁比那就决计没有可能。倘若只是地铁不够发达也就罢了,只是每个区域都是有独立的运营公司经营,彼此独立,导致进一次城要付两家公司的车费。YRT的车票现金买成人票要$4,如果用PRESTO卡或者手机app就能省下$0.35。那PRESTO卡好似在各个系统中都能使用,像极了上海的交通卡,可以网上预订,也可以去代售处买。为了能买两张卡,我们先后3次零下十多度走二十多分钟去york region office和go atation买,两次在圣诞假期里,一次是周六,竟然都买不到。s说,york region office门上写着通知,从12月24日一直放假到1月2日,也是服了。

PRESTO卡买不到,于是我们就试着用YRT的手机app买票。赶到车站边上路口的时候,正好遇上了红灯,等红灯的时候刚好看到viva purple开过来了。本以为只好等下一辆了,不想那司机竟然在站台等着,等我们上去了,车才开走。上了车,我们才试着用手机买了两张票,自己买完了也就完了,也没人来查票。到了Richmond Hill Center换乘上了车,我们还依旧心怀忐忑,不知是否可以直接换乘,亦是不知是否该上车后主动出示买票的凭证给司机看,悄悄观察许久后面上车的人许久,发现没有一人出示车票,这才安心下来。s说很喜欢这样被人信任的感觉,一早司机等我们上车也是她心里暖暖的。

如若说YRT公交一路顺利,到了Finch换TTC的地铁就稍稍有了些波折。见到闸机口的小亭子里工作人员,就先去是否有PRESTO卡卖,告诉说没有。然后又问地铁在哪里乘,告诉说在脚下。于是乎,就去用现金买进入的token,$3.25一个,掏出一把的硬币才好不容易数出来了$7.5。挨个投进售卖token的机器,到了$3.25就自动掉出来一个token。无比的迷你,只有指甲盖大小。。随即将那小小的token投入闸机,果真也就顺利进去了。s高兴得不禁欢呼出来。进去之后,s说看到之前被我们询问的工作人员在我们进去时朝着我们笑了,仿佛是说我们终于做对了。

之后见到了多伦多的地铁,却也没有想象中的破旧。入眼是一个四方硕大的车头。车厢内是非常宽敞的,只是座位不知怎么却是靠的非常近,横排竖排错落的,显得有些怪异。车门内外都是不锈钢的,干净的让人费解,同s说就不能也印上广告嘛,多浪费啊。地铁开得不快,后来查了查地铁发现两站隔着非常近,有些费解。说是地铁,实则有几段是在地上,有些在了底下。有些地方竟然两边地面远远高起,白雪覆盖,着实担心雪崩埋了地铁。。临近入城的的换乘站附近,不知为何地铁停了许久,约有十多分钟的样子。不过或许算是很早,其实依然9点多了,只是周日8点地铁才开始运营,地铁车厢里人不多,似乎对此等候也是格外淡定,想来或许是习以为常的缘故。

(未完待续)

多村手记1

想了许久要如何开始这个手记,最终却是决定此刻凌晨3点,以这样的心境开始。。

一旁的s,终于平静下来,依靠着自己睡了。之前看着她一边哭,一边全身颤抖,语无伦次,心中是无比的心痛。。s说,明天要同一家子人视频,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们知道我们在这里过得不好,我们离得那么远,够也够不着,他们一定会担心死的。。再次想到这些,眼圈不禁又一次湿润了。

12月16日来到加拿大,住进了来之前同事m就帮着租的,公司附近列治文山的公寓。床,床头柜,餐桌,椅子,沙发都是上周同事m帮忙带去宜家,一次性买了的,也都在圣诞节前送到,自己装好开始使用了。家中的宽带也已装上,再也不必每天一早6点出门,四处去蹭wifi给国内的父母微信语音视频联系了。

这里天气也终于在圣诞节顺利进入了零下十多度的冰冻模式,再也没有转暖的迹象。接连3天零下十多度,走20分钟的路上班下班。冷是很冷,不过却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恐怖。冰箱里屯着从沃尔玛和cosco买了的各种吃食,一两周,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太大问题。这里的生活,俨然已是日趋正常。

却是这周初,得知拆违的人终于找上门来,说是要将我们的阳台缩回原来的模样。为了拆违的事情,父亲和母亲争执不断,母亲为此亦是每日去找城管、街道,四处奔波,焦头烂额。自己知道了,却也无计可施,痛心疾首,很是不忍母亲这般年纪还要如此操劳。。几次都想立即飞回家去,替他们分忧,却也都不了了之。。只能每日打电话回家,聊以安慰罢了。。当听母亲怒气冲冲说到,城管态度无比强硬,只能忍气吞声之后。关了灯独,自在黑暗里坐了许久。一来怨恨国家机器的无情,再是痛恨自己的弱小和无助,有度怨恨国内没有人权,干脆将来入籍加国算了。然而,一切也都只是一时念头罢了。。也真的注定了自己成不了什么大事。。

家中拆违的事情,让自己仿佛热锅上的蚂蚁,焦虑不已。却又相隔万里,尽是有劲无处使的无力和挫败。今天与s因为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发了一通的脾气,早饭没吃中饭亦是没有带去公司,晚上又是一番脾气,独自睡了沙发。夜半被叫醒,再是纠缠。s被自己说得痛不欲生,精神已然崩溃。。从她那歇斯底里的自责里才知道,如今她每日在家都是无比孤独,自己下班回家还要继续加班,让她无比想上海的家,想她的爸爸妈妈。。陪了她许久,刚才让她平静,有了最一开始说及的那些。

此刻自己心中满是自责与无力,明明知道自己情绪很易失控,却也还要那样毫无遮拦的去伤害s。心中想要努力帮着远在上海的爸妈,却依旧在他们彼此争执的时候火上浇油。。一二再而三,觉得自己无比没用。。曾与友人说及,s的独立能力很差,过来这里就是希望我们能独立生活,让彼此学会长大。其实自己又何尝不也是一个孩子,多么任性,多么肆意妄为。很感激s的包容,容忍我那样糟糕的脾气。想起每次吵架之后,s自言自语的说要包容我,两个人不能都争。此刻不禁眼泪又从涌了出来。。

适应新的地方、新的环境,固然无比艰难。想起刚来那些日子,与s一早5、6点就出门,联系在上海的父母,去沃尔玛买吃的。零下近十度,一天也可以走个十多公里。那些日子,虽然辛苦,两人一心,却也是幸福。记得分明,s说“昨天我们学会了过马路,今天又买会了在沃尔玛买水果,好开心啊”。真是印证了,两人同心其利断金。

晚上的时候听母亲说,拆违的人已经去了家中拆墙。s的爸妈也一早帮着一起去了,下午他们又匆匆赶去莘庄家庭聚会,着实辛苦。s爸爸还发给自己几张现场的照片,说是之后几天还是会去帮忙,心中无比感激,也是心安少许。说是3天即可完成,拆墙、重砌、装窗。如今正是冬天最冷的时候,只是盼望早些了结才好。

苦涩

“生命的成长,总是带着苦涩。”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瞬间脑子里会有这么一句话。

周六,法定的工作日,却是莫名的空闲。心中的惆怅,不禁悲伤。
窗子外的阳光是了如此明媚,树枝随了风轻轻摇动。隔着窗,丝毫不觉风的痕迹,屋内永远都是温暖的。
仿佛,永远的是与外面的世界隔开。永远的,只在了自己安适的世界。

心中,似乎永远都是不快的。想起那句“人生苦短”,此刻是了,“多是苦的,更是很短”。
却不知为什么,身边的那几盆的花长势竟都很好。随手栽下的两棵葱,竟也已郁郁葱葱。
真是羡慕它们,倘若也一样,没有心,是否也可以一样快乐生活?

或许,心中都早已满是了苦水,才会身体各处都变得不正常。
想找人把心中积郁的苦水都倒一倒,却又不知可以去找了谁,更不知要如何启口。
是了枚陀螺,被牵引着去了这里,那里。更多的时候,只是自顾自习惯性的原地转着。
世界,仿佛早成了灰白,只剩下那一个个的圈圈。

我说,我一定是有抑郁症的。被告诉说,抑郁是无药可救的。
那么,我想我也一定是了无药可救。

不完满

突然的,发现时间变得无比漫长。
此刻的办公室里,一层这半边的另一个人似乎也没了声音。仿佛某日的夜半,只是窗外却还依旧明亮。
离最早的班车还有1个小时多些。早晨来时,在想或许今天可以去了发了一条微博。“末班车来,头班车走。这样的日子,想来也不该算作懈怠吧。”该是能够做到了。只是,那又如何。

最近的日子,心境一直都是在了低点。工作的忙碌,情感的纠结。
昨日去了体检,突然听大夫说右肾积石。一时恍惚,仿佛是在说了旁人。问平日疼不疼,回答还好不怎么痛。回去之后,方才意识是有些隐痛。仿佛那积石,听医生说了才有一般。
额前的头发秃了,有颗牙还缺着要补,右膝一直的作痛。胸口感觉很不好,腰椎、颈椎总会酸痛。平日多半脑袋昏昏沉沉,终日觉了疲惫不堪。无精打采的,郁郁寡欢,仿佛这个世界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早晨地铁上,对面坐了一个拖了行李箱回家的年轻姑娘。神采飞扬的,满是活力。见了,不禁摇头苦笑。花未开,已先谢。俨然已是到了暮气沉沉。

期望能遇见美好的她,期望能拥有幸福的生活。
只是,究竟会了怎样?不经意间,已在期望中老去。你是再也无法成为那期望的人了。身体的伤痛,内心的缺陷,纵使努力。忍不住的,悲伤涌上心头。
未来,该是怎样?呆坐,一片的空白。许久,许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