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lvin's private Weblog ‹℘›

through the EyE, through the Life

苦涩

“生命的成长,总是带着苦涩。”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瞬间脑子里会有这么一句话。

周六,法定的工作日,却是莫名的空闲。心中的惆怅,不禁悲伤。
窗子外的阳光是了如此明媚,树枝随了风轻轻摇动。隔着窗,丝毫不觉风的痕迹,屋内永远都是温暖的。
仿佛,永远的是与外面的世界隔开。永远的,只在了自己安适的世界。

心中,似乎永远都是不快的。想起那句“人生苦短”,此刻是了,“多是苦的,更是很短”。
却不知为什么,身边的那几盆的花长势竟都很好。随手栽下的两棵葱,竟也已郁郁葱葱。
真是羡慕它们,倘若也一样,没有心,是否也可以一样快乐生活?

或许,心中都早已满是了苦水,才会身体各处都变得不正常。
想找人把心中积郁的苦水都倒一倒,却又不知可以去找了谁,更不知要如何启口。
是了枚陀螺,被牵引着去了这里,那里。更多的时候,只是自顾自习惯性的原地转着。
世界,仿佛早成了灰白,只剩下那一个个的圈圈。

我说,我一定是有抑郁症的。被告诉说,抑郁是无药可救的。
那么,我想我也一定是了无药可救。

Advertisements

不完满

突然的,发现时间变得无比漫长。
此刻的办公室里,一层这半边的另一个人似乎也没了声音。仿佛某日的夜半,只是窗外却还依旧明亮。
离最早的班车还有1个小时多些。早晨来时,在想或许今天可以去了发了一条微博。“末班车来,头班车走。这样的日子,想来也不该算作懈怠吧。”该是能够做到了。只是,那又如何。

最近的日子,心境一直都是在了低点。工作的忙碌,情感的纠结。
昨日去了体检,突然听大夫说右肾积石。一时恍惚,仿佛是在说了旁人。问平日疼不疼,回答还好不怎么痛。回去之后,方才意识是有些隐痛。仿佛那积石,听医生说了才有一般。
额前的头发秃了,有颗牙还缺着要补,右膝一直的作痛。胸口感觉很不好,腰椎、颈椎总会酸痛。平日多半脑袋昏昏沉沉,终日觉了疲惫不堪。无精打采的,郁郁寡欢,仿佛这个世界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早晨地铁上,对面坐了一个拖了行李箱回家的年轻姑娘。神采飞扬的,满是活力。见了,不禁摇头苦笑。花未开,已先谢。俨然已是到了暮气沉沉。

期望能遇见美好的她,期望能拥有幸福的生活。
只是,究竟会了怎样?不经意间,已在期望中老去。你是再也无法成为那期望的人了。身体的伤痛,内心的缺陷,纵使努力。忍不住的,悲伤涌上心头。
未来,该是怎样?呆坐,一片的空白。许久,许久。

好运

年会上,最后一刻,中了最大老板的红包。上台,微笑,领奖。心中却无欢喜,平静的,真仿佛是了一滩死水。
去年抽奖,心跳总会不争气的加快。末了空手而归,忍不住的还会愤愤。而如今,竟是可以漠不关心的端坐径自去吃面前的菜。
小伙伴说,他也就是对吃还有点追求。而自己,对吃都没有追求,所以是会过得迷茫、不快。想起大学的一位师兄说自己,也就是了心事太重,所以总不能快乐。很好的一位师兄,毕业之后却是彻底断了联系。突然想起这些,不禁有些惆怅。

台上领下红包,若非同事催促,恐怕都懒得拆开数数究竟放了多少的钱。回家,也就随便的丢在了桌上。两日后,母亲见了问起,方才说是中奖。
同事和母亲都说这是好运。却是不知怎的,对此怎也打不起精神。或许,得了期待已久的东西,那才算是好运吧。

同事早晨问,究竟想要找什么样的媳妇,说是有人也刚好找他帮忙介绍。只是笑而不答,其实知道自是说不明白的。见过许多的姑娘,自然也曾动心,只是那鼓起的热情一次次被浇灭之后,剩下的只有隐隐的痛。一句“祝你幸福”,就能写得自己胸口酸楚,眼眶湿润。
所有只错在了自己的懦弱和虚荣,其实早已知道的最最清楚。却也无奈,一旦受挫,立时是会绝望。忍着心中的痛,扭头走开,让自己消失不见。总觉了再去与人联系,仿佛是自我作贱一般。多少次,多少姑娘,都是如此错过。唏嘘,却也依旧是了这样。
如若说今年自己真的能有好运,如若说依旧还什么是有所期待,只求能生命中的她可以进入自己的世界,能姑息了自己的懦弱,能让自己变了坚强,对这世界重怀有梦想。

玻璃心

周五去上话看了话剧“艺术”。三个男人,鸡毛蒜皮的小事,却是闹得彼此不可开交。同看的小伙伴说,于他而言,只是看到了三颗玻璃心。
曾想去写下长长的评论,终究也只留下了“三个男人的故事,每个男人的影子”。或许,其实每个男人心底亦都是了脆弱与敏感,只在于是否愿意予人见罢了。小伙伴说,他也曾有一颗玻璃心,只是早已碎成了渣子。。。

下午接到大学好友的电话,闲聊之余又是说及个人问题。他说,你看你都30了,我都31了。你赶紧来北京吧,我能给你介绍好多呢。只是笑而不语,其实心中清楚得很。介绍多少都是没用,只因有着一颗太过敏感的玻璃心。
晚间鼻酸头痛,却也依旧去了游泳。小伙伴说,既然感冒那就等过两天再游好了。笑了说,只要活着就要来游。答应了的,总是该要努力做到,即使无比辛苦。

随口同小伙伴说,年后干脆去征婚算了。小伙伴追问,当真。说,太累了。与姑娘交往,总要闹心的找话题,想着安排周末去约人家。别人也还爱理不理的,自己亦是过得很忙亦是压力很大,何必呢?如若真是有强烈结婚意愿的人,该是会多少反应积极些许。征婚倒也来得直接,如若两个人彼此觉得可以,那就该彼此努力着了解对方多些,磨合多些。彼此体谅,彼此分担,不该让一方总是受了折磨。

小伙伴说,你最主要是只找上海的。上海的姑娘多半是各种作、各种挑,好的老早都嫁人了。然而知道自己从小经历的人,或许该是知道于这城市着实有了太多的纠葛、太多的情结。曾有大学同学出差来,听了这些骂自己太过功利。或许,两人在一起真是该彼此喜欢的感觉胜过一切。。。然而,真的只是希望能让自己未来的家庭幸福。与同事说,最理想的是夫妻两人自己住,然后与一方的父母住在一个小区,另一方的父母也住得不算太远。平日里可以去一方父母家吃个晚饭什么的,周末里去了另一方的父母家。要不了多久,我们的父母都会愈发上了年纪,都是需要人照顾的。。。
只是,真的可以有一个她愿意与你同甘共苦、白首不相离吗?能让你的一颗玻璃心变得坚硬,不再去畏惧一切了吗?

随缘

不知道,怎样算是所谓“缘分”。以为是了,努力的想要抓住。阴差阳错的,似乎又一次次的从希望走到了失望。
渐渐学会放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了自己会了的,尽了自己最大努力。无果而终,有缘无份罢了。
继续自己的路,对于走进自己世界的人,满怀感激。努力做了最好,旁人念想,无从知晓,亦是懈于猜忌。
人来,人往。